Posted on 1 則迴響

人文主義者

我無意去討論【真識】是不是個社會企業,但我認為它是個人文主義者的事業 — 它是我身為一個人文主義者希望與世界建立的連結與對話、希望的營生方式、希望為社會帶來的變化,以及希望更多人能採取的人生觀與生活姿態。

而在這一切之前,有需要說明:什麼是我所謂的人文主義者?

人文主義者與學歷無關。沒進過學校、國中畢業、博士,都可以是人文主義者;當然,也都可能不是。

人文主義者最優先的性質,是對「人」各方面的好奇,真誠地希望得到更真實的答案。

人文主義者知道人有生物的欲求,常為了這些欲求掠奪與傷害外界,這些是正當而且不可漠視的;但同時也知道人有另一面,是超然於求生存的仁愛與真誠,有人在某些時候是願意傷害自我而助益外在與他人 — 這些也是不可漠視的。每個人總是在這兩端之間掙扎搖擺。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務實的信心:人不會天生以讓他人痛苦為樂,使人痛苦的行為,總是可以靠啟發、說理、引誘而減少,並且增加對萬物的仁愛之心。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信念,並嘗試將這樣的信念化為行動,甚至努力讓這分信念融入事業,以便傾注全部的心力與時間實踐信念。

人文主義者評價人,不是依他賺取多少,而是依他付出多少;不是以權位多高,而是以視野多遠;不是數計勝過多少人,而是依他服務多廣泛。

人文主義者願意用各種可能的形式探討人真實的一切,也敬慕一切讓人的生命更充實、豐富、深刻的努力,包括學術、藝術、政治、商業。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有比等死更積極的意義,相信人活著、工作、思考、行動,除了讓人活著沒死之外,可以有更值得的原因 — 雖然那個意義與原因不見得清易地能說明白。

人文主義者反對將任何人當作敵人,無論其宗教、膚色、國籍。人文主義者的敵人,是一切為人加諸壓迫、囚錮、摧折的思維與主張。

失敗、痛苦、背叛、錯誤… 多數人總認為是可恥的,是極力廻避與漠視的。衰老、生病、殘疾、缺陷,多數人會覺得是可惡的,是不想碰觸、不想面對的。對人文主義者而言,這些都是人生必經、必然發生的歷程,重點不是在於它們是否發生,而是如何面對。

失敗、挫折、痛苦、貧困、疾病、被欺凌、受羞辱、地位卑低、事與願違…這一切經驗確實是負面的,人文主義者卻不認為這些是可恥的。反而,當一個人能夠有堅強、樂觀、正直、尊嚴的態度來面對人生的負面經驗,正是呈現出人性最美好而可敬的時刻。而這樣的機會,掌握在每一個人的手中。

人文主義者尊重每一個坦然面對失敗的人、敬重每一個改正自身錯誤的人、敬佩每一個樂觀而堅強面對疾病與殘缺的人。

財富、權位、外貌 、名聲…這一切人們慣常用來評價彼此的尺度,人文主義者理解,但是並不選擇採用,尤其不用以來評價自身、評價他人。

人文主義者很清楚人們追求這些事物時,為自我及對他人可能帶來的傷害;也很清楚,以這些為人生基礎時,一但這些事物崩垮或離去(是非常可能發生的),對自己人生帶來的毀滅性影響。

人文主義者為人們感受到美好而快樂,為人們感受到痛苦而悲傷 — 這是多數人都會感到的,但人文主義者總願意正視這樣的感受,並在此感受下行動。

人文主義者無法認為科技、商業、戰爭、武器…是人類的最終保障 — 這些是令人變強的因素,但不是令人生更有價值的原因。

人文主義者認識一個人,拒絕依據他的類別與標籤,而希望直探他的心願、行動、見解、思考、選擇、格調、脾氣、品味。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不只是為了持續呼吸、飲食、睡眠、繁衍;而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文主義者開列的不是一張短清單,而是一張無限的長清單,這張清單延伸到無垠。

【真識】的設立與運作,雖然總有歧嶇,可能在摸索與現實中偏離,但目標是走向人文主義者的方向。

(未完待補充)

相關文章: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Posted on 1 則迴響

之所以不是【寫手】,因為人是有分貴賤的

(有人問起,所以解釋一下~ )

稱為「撰述職人」
刻意在用語與名稱上區隔,
是因為我希望參與【真識】的伙伴,
能用不同的標準看待工作與作品。

在我看來,寫手有個涵意,
就是依照客戶的期待,
寫出客戶要他寫的東西,
為企業帶進營利,
自己不帶感情也不需認同。

我希望【真識】的「撰述職人」
是寫出客戶不知道該寫的東西,
寫出客戶沒想過的層面與品質,
達成情感、連結、紀念、認同、理解…
等無形且珍貴的結果,
甚至成為社會的資產;
而創作的過程是在發揮價值,
成品是自己會得意與驕傲的。

我希望參與這個事業的人不(只)是期待以工換錢,
更是希望在工作營生的同時,
為社會帶來良好的影響,
期許工作的成果成為社會的正向遺產。

現在不見得總是高度達得到,
但我希望某程度達到,而且日益增加。

認真於自己事業,有更高的期待,
不會稱自己為黑手,會說自己是工程師,
會想要別人說「護理師」取代「護士」,
不只讓自己被當「工人」而想是「師傅」。

我相信人是有分貴賤的,
不是看他的職業種類,而在於他的態度與存心。
因此,貪污的總統是下賤的,
詐領健保費的醫生是下賤的,
誤人子弟的教授,胡亂判案的法官是賤的。
清道夫、藝術家、學者、警察…
全力讓自己的工作達到最高價值,
就是高貴而可敬的。

 

相關文章: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Posted on 2 則迴響

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字跡創作:影像紀錄職人 趙瑋甄)

【真識】是個致力於 保存經驗故事、溝通真誠情感、推廣珍貴洞見的事業,為了社會中能發生更多深刻的對話、交流更多真情實意而努力;也希望讓具備人文方面才華與志向的朋友,有發揮才能的平台。

自從前年開始【真識】服務,去年底成立了公司,承諸多朋友與客戶的幫忙與肯定,現在案件的數量與多樣性都逐漸增加。在這個階段,希望再找 1~2 個合作同伴,以案件為單位進行合作。歡迎推薦與自薦!

◎職位全稱:

商業/公共議題撰述職人一位 (目前為止仍較少應徵人選)
人物紀傳採訪撰述職人一位

◎工作地點:

遠距合作,以線上聯繫為主。有案件時進行採訪、討論合作時偶爾需見面。目前案件與開會絕大多數會在大台北地區。

◎能力要求:

– 商業/公共議題撰述職人:
.對文句質感敏銳細心
.擅長針對不理解的課題訂定訪綱與進行訪談
.擅長組織概念與架構
.對商業/公共領域重要課題有知識/興趣
.快速查找資料與綜合統整
.快速學習新知
.面對企業高階主管或官員應對進退合宜
.擅長線上遠距協作
加分能力:擅聽/讀英語、擅長攝影、可處理影音內容

– 人物紀傳採訪撰述職人:
.擅長聆聽,尤其對長輩
.對文句質感敏銳細心
.擅長快速打字記錄
.擅長訪談,並在對話中找出重點
.擅長用文字寫出感情與見解
.擅長線上遠距協作
加分能力:閩南語(大加分)、擅長攝影、可處理影音內容

◎合作內容:(視實際情況分配)

.訂定採訪大綱/資料蒐集計劃
.進行採訪/資料蒐集
.撰寫稿件/配合編輯修改
.靜態攝影/簡單影音剪輯(當有需要/可配合時)

◎學經歷要求:

– 商業/公共議題撰述職人:
.以實際作品與任務測試為準
.商學院、社科院背景優
.有出書、專欄、長期撰稿經驗優
.曾有文字媒體工作經驗優

– 人物紀傳採訪撰述職人:
.以實際作品與任務測試為準
.文學院背景優,尤其文學科系、歷史科系
.有文學創作經驗,尤其人物傳記經驗優

◎稿酬:

.正式稿件,依每件字數/難度/負責程度計,每字 1.5-4 元
.非正式稿件項目,依複雜度/難度/負責程度討論

◎需求特質:

.守時、守信用、遵守約定
.願意接受建議,願意配合需求修改作品
.擅長溝通與理解,能夠以成熟、彼此尊重的方式互動
.對於「使社會更好」有某程度使命感,希望這是工作的一部分
.對「人」有興趣、關懷、善意

◎聯繫方式:謝宇程 真識創辦人

– email: aranrust@gmail.com
– fb: https://www.facebook.com/Hsieh.YuCheng

◎選擇依據:

1,檢附資料:(初步篩選)
– 個人簡歷,尤其請加強說明與本項工作相關的經歷
– 作品集,尤其與本項工作相關之作品
2,任務測試,通過初步篩選者,將有小型撰寫任務測試

◎參考資訊: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就用我的新事業,祝自己工作十年及生日快樂
之所以不是【寫手】,因為人是有分貴賤的
【真識】將是個人文主義事業
真識粉絲頁

Posted on

取名稱,是否影響商業成敗?

當我開了公司,好幾次被問到:公司名字有去算一下嗎?

有算過的公司名字,是否更容易成功?沒算的公司名稱,是否較易失敗?

不只公司名稱,在商業上,充斥著名稱 — 商品、服務、樓房、計畫…都要命名。我們如何看待商業命名?名稱,到底是否影響商業成敗?

神鬼時運,這是我們不知道的。但是名稱如何影響人們的想法與決策,這我們就有些看法可以分享了。

 

命名差,敗事有餘

有一種游速緩慢的大型魚類,在海洋中常常側翻過來晒太陽,看起來像是翻倒一般,因而傳統上被台灣漁民稱為「翻車魚」。但翻車二字顯然不吉利 ─ 在菜單上看到「翻車魚」,可能很多人都不想點吧。

曼波魚,過去被稱為 翻車魚

後來,有人認為這種魚在水下游動的姿態像是曼波舞,於是改稱「曼波魚」。這下子名稱沒有顧忌,比過去好賣得多。

會看名稱買東西,可不是國人的專利,在西方也是如此。

不少美國青少年為注意力缺失症 (ADD, 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 所苦,在 1990 年代,美國一家藥廠開始引入新藥,名叫 Obetrol,這個字在英美人們看來,隱含服從(obey) 和控制(control)之意 ,在西方文化,這兩個字詞都被西方人所排斥,銷量並不太好。

後來藥廠將同樣的藥改了個名字,叫作 Adderall ,在打廣告的時候強調:”A.D.D. for All”,於是得到廣泛的信任歡迎,也成為該症狀最主流的用藥之一。

 

命名好,成事有助

用餐飲舉例:我們常聽到的櫻桃鴨,並不是吃櫻桃長大,它是一種長肉快速的鴨種,因此一開始被叫成「快大鴨」。想想看菜單上出現「快大鴨」,對標價有什麼樣的影響?

後來有個說法,該品種鴨是在英國「櫻桃谷」這個地方培育的,因此開始有人稱它「櫻桃鴨」。這樣取名,對價位有相當好的影響,也就被多數餐廳沿用。

餐廳中所賣的「櫻花蝦」,在生物分類學上根本不是一類蝦,而是好幾種小蝦、幼蝦的集合稱呼,因為顏色橙紅美觀,因而稱為「櫻花蝦」,顯然比「小蝦米」來得好。

我們常見的「松阪豬」亦是類似的例子,當我們聽到松阪肉時,許多人以為是日本進口豬種。事實上,松阪肉指的就是「豬下巴肉」,一塊肥瘦融合的部位。顯然,假如我們把「松阪肉」這個名字,跟「豬下巴肉」這個名字去做比較的話,前者讓人有更好的價值聯想。

松阪豬 (來源:上下游)

五星酒店 or 網咖

名字若取得不好,容易讓人產生負面聯想;名字取得好,就能提升價值感。從我們每天生活中,看得到許多命名產生的效應。與餐飲業相比,服務業提供的商品是無形的,更有賴在名稱賦與價值感。

寒舍艾美酒店是台北市最貴的一間五星級酒店。有一次我注意到,該酒店中的宴會廳取名為「軒轅廳」、「室宿廳」… 。聽起來氣宇非凡,原來是華夏古代星官與星宿名稱。

其實另有一套我們非常熟悉的名稱系統,即是:水瓶座、處女座、金牛座…。但如果用這些星座名稱來命名宴會廳,還會是國際一流的酒店嗎?我想,比較適合用在國中生常去的網咖吧。

 

看名字,如同看牙齒

大多數消費者在初次看到品牌名字的時候,都會不自覺地進行評價與推測,成為品牌價值定位的一個影響因子,進而影響到他們的決策與判斷。

粗糙的名字讓人看輕企業與商品,有不當聯想時更會影響銷售。名稱若是取得好,讓人更快速體會到其價值,讓人容易記憶。

若打個比方,名稱之於商業,如同牙齒之於人。如果滿嘴蛀牙,不見得這是個壞人,但總是讓人敬而遠之。如果牙齒整齊美觀,就讓人有良好的第一印象。

您的企業、商品、服務,如何取名字呢?取出來的名字,是黑黃蛀牙,還是美麗潔白的牙齒呢?

 

延伸閱讀:【真識】中英命名服務

本文作者:真識研究編寫團隊 (謝宇程、李潔心)

Posted on 1 則迴響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撰寫:【真識】創辦人 謝宇程

創辦【真識】,就像我過往的工作一樣,它是一個多維度的考量。確實,其中一個維度是「商業」是否成立;但更有其他的維度 ─ 我要如何創造什麼樣的人生?我想做什麼樣的人?我想帶給世界什麼?什麼能讓世界更好?什麼能讓我的人生與我關愛的人有更好的人生?基於這些問題的判斷,我創辦和經營【真識】,和其中的各種服務。

就像有人對味覺挑剔,有人對顏色挑剔,有人對質感挑剔,有人對音色挑剔,我則是對「意義」挑剔。

一篇文章的意義、任何創作成品的意義、一段人生與歲月的意義。我希望自己活得有意義,我希望人們追求意義,也享受其經營的意義,甚至由整個社會共享外溢。

【真識】是基於一項體會與判斷:人有一個需求:成為一個美好的人,也想讓他人認為他是個美好的人。這是個需求,如同飲食是需求、穿衣是需求。至少對一部分的人是這樣的。

成為一個美好的人,是實況問題,也是呈現問題。我們希望自己真的能那麼好 ─ 因為那讓自己感到快樂。我們也希望別人看我們好,因為那是莫大的欣慰。

追求「別人看我們好」 ─ 其重要性,遠比許多人想像得更高。多數人往往更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勝過自己對生活真實的感受。這是為什麼,明明150 萬就可以買到很好的車,有人要花 1500 萬去買;明明 5000 元的衣服也很舒適保暖,有人要花 50 萬去買 ─ 我們都希望「別人看我們好」。

然而,有很多存款,就能讓我們感到自己是個很美好的人嗎?穿華服、開豪車,就能讓別人看我們好嗎?事實上部分效果,但並非全部。

我們心裡清楚,無論自我評估或是被他人評估,我們都避不掉「意義」─ 我的人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而人生的意義,需要在訴說當中呈現,需要在思考中詮解,更需要在每日生活、重大選擇中經營與開創。

無論是訴說呈現、思考詮解、經營開創,有一部分是可以、必然由每個人自己做的。但也有一個部分,是可以由外界協助代勞 ─ 而這裡的「協助代勞」也是我創辦【真識】的初心目標。

理解他人,以及看待自己,總是包括幾個層面:故事經歷、理念見解、情感心緒。

我們支持任何人為自己記錄 ─ 撰寫文字、拍攝影音,或任何形式創作。如果因為體力、能力…等原因而無法這麼做,【真識】願意為您代勞。

我們更希望引發對自我人生的意識與志願,去思考自己的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故事,要懷抱什麼樣的理念,要引發人們什麼樣的情感。希望【真識】不只是一個記錄者,更可以成為軍師與策略提供者的角色。

因此【真識】的服務,包括各種幫助個人/企業/組織自我傳達,被真誠認識的服務。形式包括撰寫、影音、網站、命名。

【真識】將要做的,不只是為客戶回答「如何記載」,更要回答「如何傳達」。而在回答「要如何表述自我」之時,就會討論到更有意義與價值的問題:「實際上 – 要做什麼樣的自我?」

只有表裡如一,只有內在充實與豐盈,表述才會動人有力量。

和人談起【真識】的服務,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個公關服務?確實有類似之處。有人說是不是「寫手」?某部分也許是重疊的。但都不盡然對。

我帶著一個方向感在經營【真識】,這是一個服務沒錯,但也並不是聽任,因為對方要傳達什麼,就傳達什麼 ─ 這不見得有最好的效果。沒有實體,就不會有好的傳達。我們總要討論,什麼是有價值的實體,包括當事人,以及傳達的信息主題。

如果沒有真正有價值的主題,就應該創造經營,而不是包裝與虛構。

特別寫幾類【真識】爭取服務的對象 ─

  1. 藝術家:有一部分藝術家,討論的不只是技藝,更包括意義。我希望與他們合作,如何用藝術創作與展活與社會對話意義。

  2. 政治人物:也許仍有一部分政治人物,真心想要將這個社會帶往某個方向,希望帶來某些進步,有意願展現某種風格,我們希望與這樣的政治人物合作。

  3. 心懷理念的事業創辦人:一部分事業創辦人,「不只是」為了金錢收益而創辦事業,更是希望客戶、環境、社會、事業伙伴…能夠分享金錢收益之外的美好。我們希望這樣的事業人,他們的見解與行為能被更多人理解。

  4. 各領域的領導者 :有些人成為領導者不只追求地位與權力,他們希望的是服務,讓一個組織、群體、社團能夠達到一個不一樣的境界。我們希望成為他們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