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撰寫:【真識】創辦人 謝宇程

創辦【真識】,就像我過往的工作一樣,它是一個多維度的考量。確實,其中一個維度是「商業」是否成立;但更有其他的維度 ─ 我要如何創造什麼樣的人生?我想做什麼樣的人?我想帶給世界什麼?什麼能讓世界更好?什麼能讓我的人生與我關愛的人有更好的人生?基於這些問題的判斷,我創辦和經營【真識】,和其中的各種服務。

就像有人對味覺挑剔,有人對顏色挑剔,有人對質感挑剔,有人對音色挑剔,我則是對「意義」挑剔。

一篇文章的意義、任何創作成品的意義、一段人生與歲月的意義。我希望自己活得有意義,我希望人們追求意義,也享受其經營的意義,甚至由整個社會共享外溢。

【真識】是基於一項體會與判斷:人有一個需求:成為一個美好的人,也想讓他人認為他是個美好的人。這是個需求,如同飲食是需求、穿衣是需求。至少對一部分的人是這樣的。

成為一個美好的人,是實況問題,也是呈現問題。我們希望自己真的能那麼好 ─ 因為那讓自己感到快樂。我們也希望別人看我們好,因為那是莫大的欣慰。

追求「別人看我們好」 ─ 其重要性,遠比許多人想像得更高。多數人往往更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勝過自己對生活真實的感受。這是為什麼,明明150 萬就可以買到很好的車,有人要花 1500 萬去買;明明 5000 元的衣服也很舒適保暖,有人要花 50 萬去買 ─ 我們都希望「別人看我們好」。

然而,有很多存款,就能讓我們感到自己是個很美好的人嗎?穿華服、開豪車,就能讓別人看我們好嗎?事實上部分效果,但並非全部。

我們心裡清楚,無論自我評估或是被他人評估,我們都避不掉「意義」─ 我的人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而人生的意義,需要在訴說當中呈現,需要在思考中詮解,更需要在每日生活、重大選擇中經營與開創。

無論是訴說呈現、思考詮解、經營開創,有一部分是可以、必然由每個人自己做的。但也有一個部分,是可以由外界協助代勞 ─ 而這裡的「協助代勞」也是我創辦【真識】的初心目標。

理解他人,以及看待自己,總是包括幾個層面:故事經歷、理念見解、情感心緒。

我們支持任何人為自己記錄 ─ 撰寫文字、拍攝影音,或任何形式創作。如果因為體力、能力…等原因而無法這麼做,【真識】願意為您代勞。

我們更希望引發對自我人生的意識與志願,去思考自己的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故事,要懷抱什麼樣的理念,要引發人們什麼樣的情感。希望【真識】不只是一個記錄者,更可以成為軍師與策略提供者的角色。

因此【真識】的服務,包括各種幫助個人/企業/組織自我傳達,被真誠認識的服務。形式包括撰寫、影音、網站、命名。

【真識】將要做的,不只是為客戶回答「如何記載」,更要回答「如何傳達」。而在回答「要如何表述自我」之時,就會討論到更有意義與價值的問題:「實際上 – 要做什麼樣的自我?」

只有表裡如一,只有內在充實與豐盈,表述才會動人有力量。

和人談起【真識】的服務,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個公關服務?確實有類似之處。有人說是不是「寫手」?某部分也許是重疊的。但都不盡然對。

我帶著一個方向感在經營【真識】,這是一個服務沒錯,但也並不是聽任,因為對方要傳達什麼,就傳達什麼 ─ 這不見得有最好的效果。沒有實體,就不會有好的傳達。我們總要討論,什麼是有價值的實體,包括當事人,以及傳達的信息主題。

如果沒有真正有價值的主題,就應該創造經營,而不是包裝與虛構。

特別寫幾類【真識】爭取服務的對象 ─

  1. 藝術家:有一部分藝術家,討論的不只是技藝,更包括意義。我希望與他們合作,如何用藝術創作與展活與社會對話意義。

  2. 政治人物:也許仍有一部分政治人物,真心想要將這個社會帶往某個方向,希望帶來某些進步,有意願展現某種風格,我們希望與這樣的政治人物合作。

  3. 心懷理念的事業創辦人:一部分事業創辦人,「不只是」為了金錢收益而創辦事業,更是希望客戶、環境、社會、事業伙伴…能夠分享金錢收益之外的美好。我們希望這樣的事業人,他們的見解與行為能被更多人理解。

  4. 各領域的領導者 :有些人成為領導者不只追求地位與權力,他們希望的是服務,讓一個組織、群體、社團能夠達到一個不一樣的境界。我們希望成為他們的助力。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有 1 則迴響

  1. […]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就用我的新事業,祝自己工作十年及生日快樂 真識粉絲頁 […]

迴響已被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