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科技會將教育如何改頭換面?

系列上篇:人類生活在往自由方向衝刺,教育呢?

   在過去一百年之間,我們吃飯、聽音樂、購物的方式,發生了重大變化,不再受限於時間、空間、人物的限制。原因是什麼?不是法令寬鬆了,不是推動了改革,不是人們讀了哲學。

   讓我們仔細看看這些變化從何而來。

科技翻轉人們生活,飲食、音樂、購物已做了示範

   過往,人們不能隨心所欲地吃飯,不是因為法令,也不是極權壓迫,僅僅是因為科技程度不夠高 — 燒柴加熱食物非常麻煩又難控制火候,食物難以長期保存,很容易腐壞,風味更是容易流逝。因此,吃飯這麼單純的事,無可奈何地被限制在特定時間、空間、人物條件下,而不得自由。

   在二十世紀,因為發明了殺菌技術、因為冷凍設備普及,所以食物即使不脫水醃漬也可以保存很久;因為發明了密封包裝,即使是有湯有水的食物也可以帶到遠方,到荒山野嶺沒有主婦與廚師的地方,甚至到外太空出任務都有東西可以吃。

   聽音樂這件事之所以不再受限於音樂廳表演現場,是因為今日我們有錄音科技,讓瞬間消逝的樂音成為永恆;是因為網路上有線上音樂平台,讓我們隨點隨聽;是因為我們有耳機或音響,把電流再還原成樂音。這一連串科技,讓聽音樂這件事跨越時空成為可能。

   今天我們不再需要趕集購物,也是因為科技讓我們可以隨時逛線上商城,讓我們可以線上付款而不必面付現金,而且透過物流可以快速運貨到府。

科技翻轉教育,箭已在弦,指日可待

   現在教育的形制、面貌、規則,大致上都是配合五十年(甚至更久)之前的科技限制而設計的。

   在五十年前,知識傳遞困難,成本昂貴。傳遞知識最低成本的方式,就是將知識壓縮成教科書,全國共用一套,平均成本最低。教科書通常很難讀,需要進行「解壓縮」,而這個人就是老師。老師只出現在學校,在特定時間走進特定班級教課。

   在當時的科技與資源限制下,這是最好的教育方式;不能適應這種方式的人,不好意思,你就是爛、就是笨,就該被責罵和羞辱。

   但現在,知識貯量無限,傳遞極為快速便利,成本向零逼近。透過線上課程、圖書館、社群平台,其實我們可以在任何時間,在任何地點,找最適合自己的授課者,找自己喜愛的同學,用合適自己的速度,學自己當時想學的科目。這些變化如今正是現在進行式。

   當科技已經讓這些事情變得可能,教育會走向什麼面貌?教育的翻轉,不會停留在在家看教學影片,回到班上進行討論。那些在教育體系中,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現象與架構,也許都會消融改變。

當教育打破時間、空間、人的限制,想像大爆發

   當科技允許我們隨時都可以學習,那些有關時間的教育概念都可以重新構思 — 什麼是放學?什麼是上學?到學校可以是為了和朋友玩,可以是和同學討論,回到家或是到圖書館可能正是學習的開始。學校不必開門也可以學習,那麼什麼是開學?當學習是一輩子的事,什麼是畢業?

   當科技允許我們在家就能查全世界的資料、參與全世界一流大學的課程,所有和空間相關的教育概念都會被顛覆 — 當哈佛和史丹佛歡迎全世界的人修它的線上課程,台灣各大學的入學資格價值將要如何改變?如果有時,我們在學校圍牆之外學得更快更好,教育要如何融入都市規劃?

   當科技允許我們跨時間及空間和人進行學習與交流,所有和人有關的教育概念都將重組:同時修習線上課程的人可能來自世界各地,「同班同學」意義將被改寫;若十五歲的學生可以修高中程度歷史、大學程度英文,年級也不再有意義;當小小程式高手十四歲可以開始教程式,十七歲孩子教網球來回報,老師和學生的定義,也將和過往不同。

   這些聽起來很奇幻嗎?不,這些學習與教育方式,已經在世界許多地方實踐、運作、茁壯。

   這些例子,在下一篇之中仔細分說。

 

Posted on

人類生活在往自由方向衝刺,教育呢?

深夜在便利商店買一碗關東煮當消夜,散步的時候透過手機聆聽音樂,縮在被窩裡從網路商城下單…對現代都會年輕人而言,這一切再也熟悉不過。我們似乎已經無法想像,日子曾經並不是這樣。時代的轉變總是如此:在變化之前,沒人想像得到,說出來都像神話;等到變化真實發生了,人人卻視它為理所當然。相似的事,很可能將發生在:教育。

那些發生在飲食、音樂、購物上的改變,都將在二十一世紀發生在教育事業上。會有什麼樣的改變?

「自由」

教育究竟要如何自由?這件事我們稍後細談,先讓我們來仔細看看吃飯、音樂、購物這三項人類活動在二十世紀發生了什麼樣的釋放,教育的走向也就不言可喻了。

吃飯、音樂、購物,從時間、空間、人物的囚禁中釋放

在十九世紀之前,吃飯這件簡單的事有重重限制。吃飯時間並不自由隨意 – 要吃飯就得要在菜餚剛做好的時候吃。地點並不自由隨意 – 主婦做好之後大家立刻得上餐桌排排坐。而且若不是有善於掌杓的主婦或廚師在場,把飯煮熟不燒焦都不容易,更別說好吃。

吃飯這件事,在二十世紀被釋放了 – 從時間、空間、人物的限制之中被釋放。現代人隨時可以吃,在哪裡都可以吃,不必身旁有大媽和廚師也可以吃。或者到超商購買,或者加熱冷凍食品,或者叫外送,任何人都可以輕輕鬆鬆吃得非常營養飽足。

同樣地,在錄音、撥放、音訊傳輸等科技發明之前,沒有任何人能自由自在地聽音樂。即使是權傾歐洲的法國皇帝,也只有在皇宮演奏廳裡,樂師齊聚演奏的時刻,才聽得到美妙的舞曲。樂師奏罷,音樂就消散在空氣之中,無法重複,也無法保留。無論權位多高,皇帝在打獵的路上想聽首音樂,也絕無可能。

今天,我一邊打字,一邊從 YouTube 聽著披頭四 1964 年在華盛頓演唱會的現場錄音。即使已經事隔五十年,即使披頭四之中有兩人已經仙逝,但今日,不花費我分毫金錢,音符重現在我的耳畔,清晰如昨。我去上廁所的時間,還恭敬地按了暫停,等我回來後再繼續聆聽。

購物這件事亦然。過去,購物受到嚴苛的限制:所有的顧客和商家(人),要在每月的同一天(時),出現在一個市集(地),才可能販售和購物。沒有在正確時間、地點出現的貨物、商家、顧客,就斷然被排除在購物與買賣的權利之外。哭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早就可以釋放的教育,仍然以囚禁的模式運作

今日,你我隨時拿起手機,無論身在辦公室或是廁所,點進一家網路商城,可以是雅虎、阿里巴巴,也可以是亞馬遜,隨時可以買到全世界各地種類無限的商品。人、時、地的囚禁,在購物這件事情上,已經幾乎完全釋放。

發生在吃飯、音樂、購物這三件事情上的改變,給人類帶來了大量的便利與福祉,這就叫「進步」,是人類文明發展的光榮篇章。

然而,教育呢?

在不久之前,教育的實況,仍然嚴嚴實實地被囚鎖在特定的地點、時間、人物情境之下。

要接受教育,每天得定時 7:30 踏進學校的四面圍牆之中,和三十來個同學坐在某個教室裡,往往連哪個屁股坐在哪張椅子上也被死死規定。9:10 上課鐘一打,數學老師走進教室,你就不准讀英文,不准就是不准。10:00 下課鐘一打,數學老師走出教室,你就無法繼續學數學,連門都沒有。學得快的科目想學深一點,不可能;不擅長的科目想學得慢一點,不可能;因為老師教這班學生只能有一個進度。

教育的走向,(幾乎)只有一種可能

三十年後,教育會走向吃飯、音樂、購物的路,鬆脫時間構成的鐐銬,解散空間打造的牢房,拆卸一切因人物而設置的鐵欄嗎?

或者,三十年後,教育仍會維持過往的形態。學生在何時、何地、學什麼、怎麼學、向誰學、和誰一起學,仍然無法自主。被安排了就無法變更; 只要想變更就被視為找碴、惡劣?

其實,答案很明顯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一切的生命都有一個相同特性:厭惡囚禁 — 而人類也是生命之一。你要讓任何生命脆弱萎縮的最好方法就是囚禁他 — 這也是我們對待肉雞、肉豬、肉牛、刑事犯的作法。

我們用「囚禁」的方式進行學習,正在發生變化。這項改變,將會來自教育改革家的推動,或是來自教育部官員的德政?也許都不是。

造成改變的來源,下一篇文章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