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真識紀念】為人權受難的律師王全璋先生

1976年王全璋先生 生於中國山東省五蓮縣。王曾任職山東省圖書館,2003通過司法考試,2007年開始律師執業。
王全璋曾在山東濟南鄉間,為底層農民村民教導農民土地權益課程、學習用法律維護權利。後來與北京人權機構合作,為維權者提供法律服務,後來政府對他的律師事務所施壓,王辭去律所工作。王還協助外國電視台對敏感案件的採訪。2008年被當地國安人員盯上,找藉口查封了他的房子與實體財產,他離開山東,在其他省市提供律師服務。
2013年4月3日在江蘇靖江市法院,王全璋在為68歲的法輪功學員朱亞年作無罪辯護時,他在庭上遞交材料給法官前,用手機拍照備查,他手機被當庭沒收,庭審結束後王全璋被法官下令帶走,之後失蹤。
此事件引發50名律師及公民,在靖江市法院外舉牌要求釋放王全璋,並在拘留所外舉牌表達訴求。中國23個省市的近140名律師聯名向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北京市律師協會和江蘇省靖江市法院發出公開信,引起中國及西方媒體關注報導,王因此於3天後獲釋。
2014年,多位律師著手調查建三江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當事人,許多律師被警察抓捕,打斷肋骨、威脅摘取器官。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龍江省某拘留所,為這些律師維權權,他自己也因此被補,拘留所警察為逼迫王全璋在保證書上簽字,抓他的頭髮撞牆、拳頭猛擊後腦等暴力虐待。
2015年,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王全璋7月10日失蹤,其妻子家人皆完全沒有音訊。直到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布「逮捕」,他被指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但即使是在此之後,家屬和代理律師仍無法會見王全璋。中國政府國保人員,甚至到王全璋家鄉,向其親戚散布謠言抹黑王全璋。
王全璋家人所委任的律師在辦案過程中遭跟蹤,查車牌、身份證,家屬被斷水斷電、租房遭到驅趕等「黑社會化」辦案方式。一開始由李仲偉、襲祥棟律師代理,司法局施壓不許他們繼續代理,威脅抓人,兩律師被迫退出。後來,余文生律師、王秋實律師接任,王秋實律師被抓捕後,程海律師主動為王全璋代理。
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哭了六個月;三歲兒子問「爸爸去打怪獸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呀?是不是怪獸太多了。」李文足說,「我們要去救爸爸,幫爸爸打怪獸。」其子也因王全璋緣故,多次遭到退學。
李為了救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種威脅、騷擾、跟蹤、脫衣「檢查」、強逼搬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也遭遇死亡威脅,幾十次到天津公安局、看守所、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門呼籲並控告,送出300多封控告信,但都沒有獲得立案。
王全璋入獄後,李文足逐漸瞭解了王努力的意義而感驕傲,她說從不反對王全璋所做的,她獲頒傑出公民獎時說:「我們盼望團圓,更盼望公義在這個國家被高舉!唯有公義被高舉,我們的國、我們的人民才是有福的!對我們來說,沒有公義,何來真正的團圓!」
一位被釋放的律師曾說,在密押期間,他聽過王全璋慘烈哭叫聲,擔心遭遇酷刑甚至殘疾。王峭嶺說,李和平被關押22個月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遭遇「工字」鐐銬等嚴重酷刑,蒼老了20歲。2018年7月20日,王全璋與代理律師見了面。律師透露,王全璋在獄中遭受酷刑,被迫服用不明藥物,會見過程非常害怕,溝通時經常無法正確理解對方的意思。
2019年一月,王全璋遭到羈押1290天後,其案件於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審當天凌晨,李文足打算到天津聽審,卻被國保和警察圍堵家中。許多關切的維權律師,也途中受到阻止。在法庭外把守的多名警察拒絕記者和民眾靠近大樓,表示案件審理不公開。連多位外國駐華使節都來到現場關切。
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庭後不到一分鐘,王全璋就解聘了官方為王委託的辯護律師劉衛國。這證明了被秘密關押、與外界失聯超過三年的王全璋並未屈服、認罪。根據網傳的起訴書,王全璋被控接受境外資金,在境內培訓人員「扶植對抗力量」。
案件最終於2019年1月28日上午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王全璋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王全璋於2020年4月5日清晨從山東臨沂監獄出獄,再經過二十餘天監禁,2020年4月27日,王全璋在民警的監視下回到北京與家人團聚。

 

Posted on

如何讓短暫的業務參訪,延伸成長期深入的溝通?

合勤健康事業,在烏日高鐵站旁建設了「共生宅」,乃是全棟無障礙的全齡友善居住環境。在近年「高齡社會」成為商界議題趨勢中,是在媒體上能見度相當高的一個案件。

從 2018 年底開始,真識:知識內容服務 團隊為「合勤健康事業」撰寫年鑑,探討高齡者的需求、記錄打造共生宅的歷程,以及共生宅為高齡者準備的生活環境。
2019 年下旬,為合勤撰寫的《豐盛樂齡 合勤共生宅年鑑》出版以來,合勤董事長接待參訪團體,與各界介紹交流,總會贈送一本年鑑。
這確實是很棒的一個方式。在參訪與交流的短短時間之內,傳達的訊息與理解的深度其實有限;透過贈送年鑑,對方可以將一個「訊息包裹」帶回辦公室 — 不但後續有機會深入且全面地了解,而且公司、學校其他有興趣的同事也都可能參閱。
在資訊傳遞的過程中,「年鑑」頗達到一種傳花授粉的效果,促成更深、更完整的理解,也因而造成了信任與合作。
photo credit: 合勤健康事業 共生宅
Posted on

【真識紀念】為報導真相人間消失的陳秋實先生

陳秋實先生於 1985 年生於黑龍江省,2007年畢業於黑龍江大學法學院,開始北漂生活。在北京先後從事過餐廳服務員、酒店客房服務員、演員助理、配音員、警察媒體記者、電視編導、主持人。
2016年取得中國律師執業證書開始從事律師工作。原是個可以安身自養的職業,他卻不甘於「一般」的生活,他上電視挑戰演說家,後來投入公民記者這個身分與實踐。
2019年,香港反修例運動爆發,陳秋實在8月17日以遊客身份來到香港,當日觀察了建制派的撐警大會,第二天觀察了民主派發起的維園百萬人集會,並上大台呼籲集會的香港人積極向大陸民眾解釋香港的情況。陳秋實密集以影片與文字在微博上分享在香港的所見所聞,而這些說法與中共當局、體制內媒體所報導的情況,實是大為不同。陳秋實本來計劃留港五天,但到了香港第三天後被中國公安機關催促回大陸。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事件後,武漢等多座湖北城市在2020年1月23日後被出入管制,陳秋實在城市被封鎖期間趕至武漢,透過社群軟體聯繫在地民眾,自己騎腳踏車,在社區、醫院等地區點觀察一線實況。他主要報導以下問題:
.醫院的醫療器材與資源有沒有如報導的充足?
.醫院是否如報導所述,合理收治病人?
.病人是否有得到合理的、平等地得到收治與治療?
.在封城情況下,人們是否得到合理的物資提供?
陳秋實提出了許多疑點,其觀察與政府說法並不吻合,其採訪行為也受到所有體制機構的排拒,他數度表示極為挫折。2月7日,陳秋實失去聯繫,其朋友與家人,包括六十歲左右的父母都聯絡不上他。後來陳秋實戶籍地青島的警方通知陳秋實的家人,指其已於2月6日下午被國保帶走並接受醫學隔離。至今,陳秋實沒有露面,沒有釋放,沒有消息,家人無法與之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