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真正的經營初衷

剛才和手邊蒐集到的機構主管打了一圈電話。
三十好多歲才開始認真學習與演練「陌生開發」,也是一種「早年失學」的後果吧。
雖然我遠遠算不上駕輕就熟,打電話給陌生人之前真的是先要做不少心理建設,但真的電話接通的時候,我的心情還是篤定的,對方的迴響也是不錯。顯然我們的提議是合理的方向。
比起要說服對方,其實最大的難關,還在於說服自己。
無論是年鑑或是紀傳,我投入這些服務與創業,在自己心底的深處,是有一個核心的思維:我希望增加這個世界中的感謝、紀念、付出。
坦白說,我對世界目前的回饋體系抱持懷疑 — 為人付出的、貢獻大的,不見得收入高;收入高的,並不一定是對社會的貢獻就多。我們社會中有太多「未被歌頌的英雄」,而我很不希望他們一直處於「未被歌頌」的狀態。
我們的世界中,提高了業績、增加了點擊、拿下了訂單、提高了股價…會得到收入的獎勵。即使,他們的手段方法是欺瞞消費者、壓榨勞工、汙染環境… 卻常常無妨他們在世界上被視為「成功者」。
但有些人,他們更願意付出、願意犧牲、關心他人、堅守正直、顧惜弱者、進行不被計入會計報表與KPI的社會服務… 這些作為,在今日社會中不被珍視,反而常常更加辛苦、惹上麻煩、受到損失,被嘲笑是傻子。
社會的富裕是很重要,但如果沒有良善,富裕是殘缺的。賺錢與營收很重要,但如果人與人之間沒有感謝、懷念、尊敬… 人間就只是帳戶上數字不少的地獄。
無論紀傳或是年鑑,最重要的都是透過編撰過程帶來的心理活動 — 在過程中,人們得思考:什麼是最珍貴的?誰是值得感謝的?真正的價值是什麼?什麼值得我們引以為傲?而這些思索,絕對有益形成更好的機構,以及更好的社會。
而這些,是我希望透過【真識】的紀傳與年鑑服務,真正達成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