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年鑑/傳紀中所放的照片,目標是要能敘事

為了撰寫一個「校史」的案子,將要安排入校拍攝照片,目前安排的拍攝標的是校舍、獎盃、獎牌、教師們。

溝通完拍照標的,這位新合作的攝影師和我討論:「對拍照有什麼期待?」

這個問題可謂問到重點上了。

攝影要追求什麼呢?不要失焦、光線合宜,這當然是「及格」狀態。

而在不及格的另一端,要積極追求的,乃是透過照片與攝影「傳達」些什麼。

例如,戰地的照片,可以透過影像傳達戰爭的血腥殘忍,可以拍到一些畫面展現出嚴峻的環境下仍有溫情人性,也可能拍出在艱困之中人們仍堅強樂觀的對比。

傳達的方式,可以是你拍攝到的客體本身,可以是客體之間的關係與組合,也可以在角度、光線、色調等方面著墨,讓畫面更有渲染力 — 或是使之含蓄,反而更加深刻。

當然,大部分我們為了紀實而拍的照片,不易有那麼多的發揮空間。一個普通的教室,如何讓它拍出教師平時備課與教學時的投入的心靈?這可能很難。但仍然無妨將之視為一個追求的目標與挑戰。

這是我們在年鑑/傳紀中選用照片,或是進行拍攝工作時,所追求的方向。

photo credit: https://jooin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