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年節相逢,熟悉又陌生的親友相見,適合主動開啟的話題

團聚傳記

春節在即,許多人已踏上返鄉過年的路程。有些人當然是滿心期待,但卻也有不少人感到無奈或壓力。背後往往是這幾個原因:

1,和多數親友在平日的生活上並沒有交集,聚在一起要想話聊,其實很累。

2,因為平常沒有共同興趣與話題,所以親友只能談 學校成績收入升遷交往結婚 — 而這些話題,並不是多數人談起來覺得舒適的問題。

3,只要上述話題被提起,無論答不答、如何答,往往都陷入被比較、被評斷的「面子防衛戰」,令人深感壓力,而且從來沒有好結果。

雖然返鄉團聚時,這麼容易在話題上互相彆扭,但在另一方面,許多人也都已經意識到,親友也是彼此關心,而且緣分不易,都希望且行且珍惜。在這樣的情境下,其實為彼此突圍的關鍵在於:「找到對彼此都有意義,讓彼此都不為難的話題。」

以下,列出五個安全且有益的話題,給大家參考:

1,禮貌關心長輩的健康情況

起手式:「大舅/姨丈/阿嬸… 好久不見,你瘦了耶,氣色真好,都有運動哦?最近身體還好嗎?

長輩最關心自己的健康,關心他的健康,總是好事。

這類話題是說不完的。吃完飯,找個長輩將他的的四肢、五官、內臟六腑、各種體檢數據,都關心一輪,大概就到了吃下一餐的時間了。你還免費上了一堂高齡醫學課~!

2,聊聊長輩的過往

起手式:「阿姨/姑姑/三伯… 話說,我長到那麼大,其實不太知道以前我們家的[…] 可不可以說一下啊?

誰不喜歡說說自己過去的回憶?只怕沒有人想聽。做個暖心的晚輩吧。

起手式中的括弧中可以放這些主題:爺奶公婆是從哪裡來的?多年前離世的長輩生前是什麼樣的人?某長輩的名字是誰取的、有什麼意義?某親友為什麼住比較遠?家中的字畫、藝術品…從哪裡來的?

3,關心晚輩的興趣愛好

起手式:「XX底迪/YY美眉… 教我一下,我都不太熟悉最近年輕人的流行了,你現在喜歡什麼來著?

如果你已經是長輩了,就不要成為自己所討厭、讓自己曾經為難的那種長輩。也示範一下,怎麼當一個受晚輩歡迎、喜歡和你聊天的長輩吧。

可以關心、非常安全、可以聊開的話題包括:你都在打什麼遊戲?你聽哪些音樂/歌手?最近有什麼電影好看?你參加什麼學校社團?不用忙功課/工作時,你都喜歡做什麼?

4,提議看看家族過往的老照片

起手式:「我想找一些我小時候/爸媽年輕時候/爺奶年輕時候的照片耶,家裡的老照片放在哪兒呢?

大部分家庭都會有一大箱老照片。通常都是放進相冊後,就很少拿出來看了。就用這些珍貴的記憶來幫自己解危吧。

通常開了這個話題,把相冊拿出來翻閱,就再也不會有人來問你那些令你不悅的問題。長輩們往往會沉陷回憶之中,指認照片中的彼此,以及斷掉聯繫的親友。

5,開始為家族長輩寫個傳記

起手式:「爺爺/奶奶/外公/外婆 年紀大了 (甚至已經離開了),他們以前的回憶,沒有保存下來很可惜耶,我們來為他們寫個傳記吧。

許多長輩早就有為家庭長輩做記錄的想法,但他們可能都沒有執行。如果你率先開了這個頭,甚至自告奮勇承擔重任,他們會愛死你的。

有了這個話題為藉口,你以後就可以不斷發問關於家中長輩大大小小的過往問題,你不想提的話題,自然就避掉了。順便一提,若時機成熟,幫家中長輩的故事整理成一本完整的傳記,也可以參考由專人服務

聊聊長輩們過往回憶,看看老照片,為他們寫個傳記,都是很好的話題。

 

人們是無法挑選父母的,連帶地也無法挑選親戚。從小陪伴、照顧、關心我們的親友,若是陷入「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淡漠關係,實在也是非常可惜與難受。若能找到好的話題,也許會開啟一場溫暖而知心的交流,甚至可能再次發現、構築、深化彼此之間的情感。若是如此,每次春節回鄉,豈不更令人期待?

 

推薦閱讀:

Posted on

給年長父母的八個生日禮物

高齡父母禮物:傳記

父母生日,帶他們吃大餐嗎?常常父母考慮健康,許多好味食材都忌口。送禮物嗎?家中早已什麼都不缺。

也許,可以給父母的禮物,可以是那些金錢買不到的事物。

該給父母什麼樣的生日禮物呢?


.帶他們去充滿意義或回憶的地方

許多人都會帶爸媽出國玩,但也並非所有的長輩都喜歡國外的事物。交通,時差、天氣差異,都會讓長輩感到疲累。

何不和他們一起重訪過往充滿回憶的地方?到他們的國小或國中走走,到他們過去曾工作的地方繞繞,或到父母曾經約會的地方再喝杯茶吧。

.仔細聆聽他們的過往故事,拍攝下來

每個人都有往事,也都希望自己的往事被聆聽,但爸媽常常選擇不去說。他們可能覺得兒女不耐,可能覺得自己的故事普通、不夠特別、自己不夠有成就。

找個時間,主動聆聽他們的過往,主動請他們說說年輕時的故事,無論是求學、情感,事業的努力,他們達成的計畫或沒有成果的願望。

最好能架個 DV 拍攝下來,留下的影像記錄,將隨著時間日益珍貴。

.為他們撰寫傳記,也可找專業協助

父母在陳述往事的時候,往往比較零碎,無法很有系統、很完整。

有時候同一件事說三四遍,每遍之中卻又有不同的細節。長輩說話是特別容易岔題,說到年少的經歷,想到昨天看的新聞,又提到上星期和誰的吵架…。

如果有專業的訪談者、傳記撰寫者,可以進行有系統的訪談,蒐集整理資料,並且將訪談內容整理成有系統架構、有整體感的傳記,最能讓日後讀者容易閱讀與理解。

資訊提供:傳記撰寫服務

.學習一道他們最懷念的菜式

每個人都有自己年少、家鄉的代表風味。父母每次烹調、品嘗,都從中再次回憶他們過往所體會到的關愛、溫暖、活力、熟悉。

隨著父母年事日長,他們可能漸漸無法再次製作懷念的菜餚,或者,口味與刀工都無法與過去一致。

兒女可以把這道菜學起來,照父母最喜歡、最熟悉的方式製作。讓爸媽嘗到過往的味道,也把這道菜再傳承給兒女。

高齡父母禮物

.學一首他們最愛的歌

對音樂的品味也是一個世代的時光凝結。在那個世代後,原本的流行變成老套,原本的風尚流於過時。

找一首父母所愛的歌,請他們教你唱吧。或請他們教孫輩唱,你在旁邊偷學吧。有空,可以在家裡播放這首歌,並且靜下心,體會一下這首歌曲的意味與美好。若父母被這首歌所打動,其中一定有真情實感,對吧?

.幫他們回饋想要答謝的人

每個人都曾受到幫助,都有想要答謝的人。父母可能和他們的恩人分散了,或時間久遠,疏於聯絡了。

問問父母,他們生命中最想要答謝的人是誰,試著找到他們 (在 FB 的時代,做到這件事容易得多),和他們表達感謝,無論是傳個訊息,或是登門拜訪送個禮物。也讓他們知道,幸好那時父母有得到他們幫助,才有今天的自己。

.替他們支持在意的人和事

父母可能有些信念與情懷,例如喜愛什麼樣的藝術,或是關心什麼樣的弱勢群體、社會議題、社會領袖。但當他們年紀大了,也許無法親身參與支持,或者也缺乏財務資源。

不妨問問父母,他們有哪些想要持續支持與關心的人與事,在你能力所及的範圍之內,替父母繼續扶持他們。

.記錄與學習他們的家鄉話

話語不僅用於溝通,更承載精神與情感。許多用詞語句,完全無法用另一個語言表達出原來的意涵韻味。

多多少少學一些父母的家鄉話吧,無論是食物、青菜、形容詞。偶爾三不五時,用他們熟悉的家鄉話說一兩個詞句,讓他們知道你認同與珍惜他們的過往。

.具體讓他們知道,你看到與記得他們的犧牲付出

總有我們還不那麼懂事的時候,或者與父母關係不那麼好的時候,父母為我們的犧牲與付出,我們沒有及時地感謝。隨著時間推移,這些事也沒有再提起,好像我們都已經忘了,或是沒有在意了。

但是,你在意的,你仍感謝在心的,對吧?趁他們生日,無論是用卡片,還是錄影,或是當面說,讓他們知道,你仍記得,而且珍惜他們過去的付出。他們會很暖心的。

以上這些生日禮物想法,歡迎大家參考。很可能並不是每一項都適用於你的家庭。有可能你父母真的沒有需要,或者你們的關係互動中,並不適合。那也不必勉強;或者,需要一些鋪陳與準備,再表明要送出這樣的禮物。

但很可能,其中有一兩項,是你適用的,也是你父母會感動的。

對許多人來說,用錢買得到的東西都已充足,而心意反而是最稀缺的。用錢買的到的東西會丟失,心意卻不會過期。許多人常常已不缺具體的物品,或者家裡已擺放不下,但情意卻又永不嫌多,不會佔地方。

這次生日,送個情意的禮物吧!

Posted on

專業傳記撰寫服務的應有水準

撰寫傳記

為自己的長輩、家庭撰寫傳記,愈來愈成為風尚。許多人都在考慮,是要找較專業的作者,或是請身旁可能合適的人進行撰寫。

所謂「身旁的人」,例如家人親友,可能當過記者,可能出過書,可能中文系畢業…。這些表示他們是合格的傳記作者嗎?這些都是好的資歷特質,但也不見得保證能達到令人滿意的水準。一個優秀的傳記寫作者,也可能不具備以上的資歷。

從我們的經驗來看,一個優秀的專業傳記作者,要能夠在以下各層面,達到合格的水準:

專業傳記寫作,該有什麼樣的水準?

1,稱職訪談

大部分家庭/個人傳記,最主要資料來源就是訪談。優秀的傳記作者,既要達到全面與深刻的訪談,盡可能問到所有需要知道的事實細節;但同時也應該要讓訪談成為一個愉快的對話,讓講述者能享受在訴說之中,也要避免不得體的詢問方式、像是質詢或審問一般的不禮貌追問。

✖ 不得體的傳記作者,會在訪談中漏掉重要的細節,或是讓受訪者常常感到冒犯與不愉快。

2,資料核實

透過訪談取得的資料,不見得完全正確,例如年分、人名、公司名稱,當事人可能記錯。一個稱職的傳記寫作者,應該要精細地進行核實,確認資料的正確性。同時,應該要能適度地引用地理環境、時代背景的資料,讓讀者更能理解故事發生的時空背景。

✖ 不得體的傳記作者,在作品中會留下許多錯誤,為日後閱讀時留下了「挑錯」的樂趣。(誤)

3,顧全立場

人生是複雜的,並不是每件事、每個層面,都需要詢問,都應該在傳記中記載呈現。例如,有些生命的片段,當事人並不想回憶、不願納入記載;也例如,某些記述方式,可能對他的家人與現在的關係造成困擾;在這樣的狀況下,傳記作者應該要能很體貼與尊重。

✖ 不得體的傳記作者,無法察覺探受訪者想要迴避的課題,或無法用當事人覺得妥當的方式呈現,可能造成當事人的困擾。

4,重心主題

並不是把一切資料整理下來,就成為一件優良的傳記作品。良好的傳記,不該是事件的散亂堆疊,需要有貫串全篇的主軸與重心。所有的事件,是包圍在主軸與重心之下,層層展開,相互呼應與連結,達成一個有機的整體。讓讀者閱讀後,對傳記主人有一個清晰而完整的理解與面貌。

✖ 不得體的傳記,只是資料堆疊,以及事件記載,沒有重點,看不到整體主題與主角精神面貌。

自傳是世界各國都受歡迎與敬重的文體。

5,內容架構

傳記的最基本架構,當然是照時間先後逐漸展開,但這也並不必然是唯一的方式。在某些考量下,不妨適度把某些後來的情節放在前面說。有些事件或課題,在人生中橫跨數十年,可能專章描述,而非在全書多章節零碎提及。這部分如何拿捏,很考驗傳記作者的巧思。

✖ 不得體的傳記,內容可能相當混亂,例如在多個章節都提到相關、相似的內容,或是因為不擅切分,在一個章節中塞入太多內容。

6,解讀詮釋

一本優良的傳記,除了將事實進行精確記錄之外,也該適度對「絃外之音」加以解讀詮釋:為什麼當時做了這個選擇?他當時在一個什麼樣的時局中?如果完全沒有解讀詮釋,傳記不算完整。但若是解讀太過,不知節制,成為「超譯」,那又是對當事人的不敬,也不符合撰寫傳記的原意。

✖ 不得體的傳記,或者是僅有乾枯的記事而無詮釋,或者太多不尊重當時人的主觀解讀。

7,段落排布

好的傳記必是好的文章。好的文章,其段落架構必有層次。在每個段落之間,先是哪一段,後是哪一段,段落與段落之間如何銜接,能把一個事件說得精采,都考驗作者的功力。好作者可以在清晰陳述事實的前提下,將故事寫得扣人心弦。

✖ 不得體的傳記,可能段落意義混亂不明,或因為段落安排的錯誤,導致內容沒有張力,無法引人入勝。

8,文詞句式

討論傳記的工藝,在整體規劃層面,較是理性的判斷;愈到用字遣辭的微觀層面,就愈涉及各人的美感與風格取向,各種風格都可能有其愛好者,無所謂對錯。但即使如此,文詞的匠心還是有優劣之分。優良的作者能夠精煉而深刻,不過度渲染,但讓讀者感受無遺。當然,字詞運用的正確,就是基本中的基本了。

✖ 不得體的傳記,或者詞句枯燥無味,或是描述刻意過猛,都有損傳記的質感。錯字或句型不順,就是更低級的錯誤了。


以上八點,大致上是專業傳記撰寫者應該具有的水準。如果您身旁有人確定具有這些能力,並且和您信任熟識,那也許是不錯的人選。

但如果您身旁沒有這樣的人選,建議您還是找尋專業的傳記撰寫者,以免花了許多時間、心力 (也許金錢),最後成果卻不如預期,不是您會想要留給後人的作品,或是在過程忍受許多不專業互動所帶來的不悅。

 

※延伸閱讀:傳記中使用的照片,應該如何挑選呢?

Posted on

【真識】《機構周年回顧,宗旨使命實踐訪談》撰述計畫

【真識】多年以來,在「學與業壯遊」專欄下,透過多個平台探討各別教師的教育理念、分享這個世代年輕人學習的路徑與方式,例如

近年來,【真識】開創服務品牌,為個人撰寫紀傳,為企業撰寫「年鑑」,深入撰寫其經營理念、當前策略,以及具體的實踐方案。

【真識】團隊希望,讓深入陳述、誠實反思的溝通形式,可以更廣泛地得到採用。

因此,未來將推出《機構周年回顧,使命實踐訪談》撰述計畫。

在此計畫中,我們將要邀請機構領導人接受訪談,並將訪談結果寫成至少一篇文章,並提供一篇文章授權供該機構運用,其他的文章,則將透過其他平台與管道公開。

訪談內容重點將包括:

.請問貴機構的宗旨與使命為何?請問此宗旨與使命的意義為何?

.請問,貴機構的宗旨與使命,為何在今日是重要的、攸關的、不可或缺、不可替代、需要追尋的?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主要的困境與挑戰是什麼?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有哪些進展、達成了哪些成果?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用哪些方式克服困境與挑戰?

.在貴機構之中,為達成目標,克服困境,有所進展與成果,有哪些同仁貢獻最大,投入最多心力,讓人們看到最顯著的成果?

.展望未來的五年,貴機構是否有下一個階段性目標?這個目標的達成,對於貴機構所服務的對象,或外圍的社會各層面,有什麼樣的幫助?

.貴機構要追求更進一步達成此宗旨與使命,接下來,會需要哪些內部與外部的配合、協助、支持?

.貴機構在爭取內部與外部的配合、協助、支持的過程中,如何進行對內與對外的溝通?在溝通上有什麼樣的計畫?需要什麼樣的協助?

對於不同性質的機構,上述的提問方向與重點會有所修改,但重點不會變。

我們希望推展這樣的溝通形式 — 讓更多機構組織能清醒而誠實地檢視自己的目標、設定合理的方法與步驟達成使命,並凝結內部成員與外部資源,成就最有價值的事業。

Posted on

年鑑/傳紀中所放的照片,目標是要能敘事

為了撰寫一個「校史」的案子,將要安排入校拍攝照片,目前安排的拍攝標的是校舍、獎盃、獎牌、教師們。

溝通完拍照標的,這位新合作的攝影師和我討論:「對拍照有什麼期待?」

這個問題可謂問到重點上了。

攝影要追求什麼呢?不要失焦、光線合宜,這當然是「及格」狀態。

而在不及格的另一端,要積極追求的,乃是透過照片與攝影「傳達」些什麼。

例如,戰地的照片,可以透過影像傳達戰爭的血腥殘忍,可以拍到一些畫面展現出嚴峻的環境下仍有溫情人性,也可能拍出在艱困之中人們仍堅強樂觀的對比。

傳達的方式,可以是你拍攝到的客體本身,可以是客體之間的關係與組合,也可以在角度、光線、色調等方面著墨,讓畫面更有渲染力 — 或是使之含蓄,反而更加深刻。

當然,大部分我們為了紀實而拍的照片,不易有那麼多的發揮空間。一個普通的教室,如何讓它拍出教師平時備課與教學時的投入的心靈?這可能很難。但仍然無妨將之視為一個追求的目標與挑戰。

這是我們在年鑑/傳紀中選用照片,或是進行拍攝工作時,所追求的方向。

photo credit: https://jooinn.com/

Posted on

有時候,長輩卻無意為自己留下故事

在夏先生得知【真識】紀傳服務之後,相當開心。他很希望透過【真識】的服務記下父母人生的過往點滴。他說,這個服務真的是他一直在等候的。

在完成與夏先生的說明之後,夏先生滿懷期待地回家和父母說明。幾天以後,夏先生回覆我們:「不好意思,我爸媽對於寫下他們的傳紀,竟然相當遲疑… 。」

其實這樣的情況,在我們經營這個服務的過程中常常發生。我們爸媽那一代,往往有幾層心態:

1) 他們不習慣別人為他們付出,尤其是捨不得兒女為他們付出。

2) 他們的人生不習慣得到關愛,不習慣關注重視在他們這個人身上,以致於會有點不知所措。

3) 長輩不喜歡觸及「生命終點」這個話題,讓他們有「在告別」的感覺。

4) 他們也可能捨不得兒女為他們花錢。

這幾層心態,是那一輩生命經驗所形塑的,所以短時間內難以改變。

如果希望記載長輩的回憶與故事的想法是很明確,並且沒有需要他們知道有為這件事付錢,有幾種方式可以這麼做:

1) 不問不說模式:針對「花錢」特別敏感的長輩,關於這個服務有費用這個環節,可以避重就輕不必提到。只要說,希望為了他們的孫輩或更日後的晚輩,記下長輩的故事,所以已經安排了進行訪談,和他確認合適的時間。有時候,要取得他們同意不容易,但若讓他們知道這件事已經安排了,長輩最後都會談得很愉快。

2) 另造名目模式

.我們(真識團隊)可以給一個名目,請求協助 — 我們有寫小說/劇本的計畫,或是在進行歷史經驗採集工作,因此需要訪談一些長輩以取得素材。(也不見得是假的,我們不排斥醞釀這樣的創作。)

.可以詢問您的長輩,是否可以和我們說她的經驗與故事,讓我們從中找尋靈感/素材/資料,那是幫忙我們,不是我們服務她。

.作為回饋,我們會以文字整理她的故事,提供給您們家。

如果讓長輩這樣理解受訪的價值,她願意「幫忙」接受訪談說自己的故事,可能性就會很高的。

以上方式,歡迎有意為長輩、父母留下紀傳的朋友們參考。只要各位覺得希望為兒女/自己/長輩,記下長輩們過往的故事,我們都很樂意服務,也可以用各種形式與名目進行配合。

photo credit: Indian Stories, Limited Edition Print by Morgan Weistling

Posted on

珍貴的深談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愈來愈難勉強自己參與某一種談話:評論政治人物或解析名人言行、做景氣或選舉的預測、關於近期出國玩或是減肥的進度、該用什麼手段在股市或職場獲得好處、宣說某種被灌輸的信念或行銷文宣、近期新款式與購物折扣消息、尤其當出現關於性別的不妥當玩笑…

無所謂不對或是不好、誰對誰錯,總之我難以融入。我可能坐在人群之中,眼神慢慢放空,大腦中的某個區塊開始神遊另一個時空,而這個區塊佔全腦的比例會不斷擴大。當我略為回神,則會開始焦躁,像是忍著尿,或是聞到燒電纜的臭味,只想逃,反覆搓手掌,想要有人宣布散會,希望席間哪位率先說他得回家,我終於可以一起走,顯得不太失禮。
應該不是自閉,但我仍想和人有交流。就像無尾熊內建了只吃尤加利的胃,我內建偏好一種交流與深談的性格。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那些我們的人生,十年前在想,今日在想,十年、二十年後也會想起的事。是關於那些你之所以成為你,我之所以選擇過現在的生活,促使我們為什麼而努力的原因。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我們心願它走向的樣子,以及,我們此生棉薄的力量,如何做此許的建樹與澆灌。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我們的信念與信念的邊界,是我們的追尋與追尋的基礎,是關於比未死更真實的活著。
我所願盼的深談,不是誰對誰的授課、啟發、救贖、傳道;如果好奇,不限發問,若有發問,依願回答,沒有防衛與設限,但也沒有自作主張的善意批判。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樂見智慧善良的質疑,忘卻年齡與身分的差距,沒有輕視也無驕傲,毋需敬稱也不擺架勢。是無垠暗夜中的兩支燭光,竭力為彼此多照亮兩寸前路。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多年之後,我們都還可以記起彼此的某些對話;是在生命中的至暗時刻,可以從彼此的言語中找到光亮與力量;是在闊別多年後,仍有把握彼此內心的相知相惜。
因為,一期一會。我們終此生涯,與身旁的、認識的人,往往連一次碰觸生命的深談都沒有機會。靈魂與靈魂之間,只有誤以為熟識的陌生;當我們不再有面目,不再有姓名的時候,恐怕再也認不出彼此。
Posted on

許多父親好像沒有心情與故事,因為他們從未被詢問與聆聽

聽過許多家庭故事,最引人深思的是家中父親的角色。兒女對他的印象,往往是「重要的缺席者」。甚至對許多父親而言,連他們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存在。

在一個家庭中,我們詢問兒女對父母的記憶,他們通常都記得母親為家庭做了什麼、母親生活中的愛好、母親的好姊妹們… 但對父親的印象卻很模糊。
他們概略說得出父親曾工作過的公司名稱,知道大致的位階,但具體要說說父親工作的內容、和哪些同事關係好、在工作中有哪些成就或挫敗的事… 兒女卻眉頭深皺,你看我,我看你,卻說不出什麼來。
父親,常常是一個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男子,和我們一起生活一輩子,但我們卻對他很不了解。
許多父親確實是這樣。他們把人生最菁華的歲月,從二十到六十來歲,賣給工作,換得每月薪水,為家人買衣買食,買安適的生活。然後,人生就這樣漸漸消磨了。
許多人以為父親沒有太多感情、淡漠、木頭人,沒有情調。這可能並不是實情。只是太少有合適的情境,讓父親可以暫時除下堅硬的外殼,讓人觸及到他柔軟的內心,甚至,讓他觸及自己。
有一次,我採訪一位約七十歲的父親,從他小時的回憶談起:他小時鄰居是誰?有和哪些朋友一起玩?他父母和哪些鄰居是朋友?他漫不經心地回想:「對面那一戶姓吳,吳太太和我媽媽感情很好;隔壁在我小時候住一戶姓廖,我常去他們家玩…後來他們搬走…。」我一邊打字,聽到語音漸弱,抬起頭,他竟然哽咽了起來,他很努力,卻壓抑不住。
另一次,也是一位差不多年紀的父親,原來話很少。我邀請他談談對其父親的記憶。淡淡地,沒什麼語調與表情地,他說起:「小時候父親開一個麵攤,放學後我沒有別的地方去,就是到麵攤,坐在收銀機旁的小桌,時而幫忙收碗、抹桌、找錢,時而做點功課。晚餐通常是陽春麵…偶爾…。」也是說到這裡,他泣不成聲,無法繼續說下去。
大致上,許多父親都是相似 —
太久太久,有人和他討論股市,沒人問過他的心事;有人詢問他方案策略,沒人在乎他的回憶;許多人和他爭執績效,沒有人聆聽他的感受;他們只被允許堅強,不被允許脆弱。
長此以往,他也就忘記了回憶,學習不去感受,以麻木替代脆弱,把心事往心的更深處拋棄掩埋。
社會為父親所繪製的形象困住了父親,家庭與兒女為父親打造的身分推開了父親。
在我們還來得及的時候,用一個合適的方式,讓父親有機會,說說自己的故事吧。
Posted on

真正的經營初衷

剛才和手邊蒐集到的機構主管打了一圈電話。
三十好多歲才開始認真學習與演練「陌生開發」,也是一種「早年失學」的後果吧。
雖然我遠遠算不上駕輕就熟,打電話給陌生人之前真的是先要做不少心理建設,但真的電話接通的時候,我的心情還是篤定的,對方的迴響也是不錯。顯然我們的提議是合理的方向。
比起要說服對方,其實最大的難關,還在於說服自己。
無論是年鑑或是紀傳,我投入這些服務與創業,在自己心底的深處,是有一個核心的思維:我希望增加這個世界中的感謝、紀念、付出。
坦白說,我對世界目前的回饋體系抱持懷疑 — 為人付出的、貢獻大的,不見得收入高;收入高的,並不一定是對社會的貢獻就多。我們社會中有太多「未被歌頌的英雄」,而我很不希望他們一直處於「未被歌頌」的狀態。
我們的世界中,提高了業績、增加了點擊、拿下了訂單、提高了股價…會得到收入的獎勵。即使,他們的手段方法是欺瞞消費者、壓榨勞工、汙染環境… 卻常常無妨他們在世界上被視為「成功者」。
但有些人,他們更願意付出、願意犧牲、關心他人、堅守正直、顧惜弱者、進行不被計入會計報表與KPI的社會服務… 這些作為,在今日社會中不被珍視,反而常常更加辛苦、惹上麻煩、受到損失,被嘲笑是傻子。
社會的富裕是很重要,但如果沒有良善,富裕是殘缺的。賺錢與營收很重要,但如果人與人之間沒有感謝、懷念、尊敬… 人間就只是帳戶上數字不少的地獄。
無論紀傳或是年鑑,最重要的都是透過編撰過程帶來的心理活動 — 在過程中,人們得思考:什麼是最珍貴的?誰是值得感謝的?真正的價值是什麼?什麼值得我們引以為傲?而這些思索,絕對有益形成更好的機構,以及更好的社會。
而這些,是我希望透過【真識】的紀傳與年鑑服務,真正達成的目標。
Posted on

【真識紀念】為人權受難的律師王全璋先生

1976年王全璋先生 生於中國山東省五蓮縣。王曾任職山東省圖書館,2003通過司法考試,2007年開始律師執業。
王全璋曾在山東濟南鄉間,為底層農民村民教導農民土地權益課程、學習用法律維護權利。後來與北京人權機構合作,為維權者提供法律服務,後來政府對他的律師事務所施壓,王辭去律所工作。王還協助外國電視台對敏感案件的採訪。2008年被當地國安人員盯上,找藉口查封了他的房子與實體財產,他離開山東,在其他省市提供律師服務。
2013年4月3日在江蘇靖江市法院,王全璋在為68歲的法輪功學員朱亞年作無罪辯護時,他在庭上遞交材料給法官前,用手機拍照備查,他手機被當庭沒收,庭審結束後王全璋被法官下令帶走,之後失蹤。
此事件引發50名律師及公民,在靖江市法院外舉牌要求釋放王全璋,並在拘留所外舉牌表達訴求。中國23個省市的近140名律師聯名向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北京市律師協會和江蘇省靖江市法院發出公開信,引起中國及西方媒體關注報導,王因此於3天後獲釋。
2014年,多位律師著手調查建三江黑監獄、要求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當事人,許多律師被警察抓捕,打斷肋骨、威脅摘取器官。2014年3月28日,王全璋赴黑龍江省某拘留所,為這些律師維權權,他自己也因此被補,拘留所警察為逼迫王全璋在保證書上簽字,抓他的頭髮撞牆、拳頭猛擊後腦等暴力虐待。
2015年,中國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王全璋7月10日失蹤,其妻子家人皆完全沒有音訊。直到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宣布「逮捕」,他被指控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在天津市第二看守所。但即使是在此之後,家屬和代理律師仍無法會見王全璋。中國政府國保人員,甚至到王全璋家鄉,向其親戚散布謠言抹黑王全璋。
王全璋家人所委任的律師在辦案過程中遭跟蹤,查車牌、身份證,家屬被斷水斷電、租房遭到驅趕等「黑社會化」辦案方式。一開始由李仲偉、襲祥棟律師代理,司法局施壓不許他們繼續代理,威脅抓人,兩律師被迫退出。後來,余文生律師、王秋實律師接任,王秋實律師被抓捕後,程海律師主動為王全璋代理。
王全璋被抓後,李文足哭了六個月;三歲兒子問「爸爸去打怪獸怎麼這麼久還沒回來呀?是不是怪獸太多了。」李文足說,「我們要去救爸爸,幫爸爸打怪獸。」其子也因王全璋緣故,多次遭到退學。
李為了救夫,遭遇了警察的各種威脅、騷擾、跟蹤、脫衣「檢查」、強逼搬家、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也遭遇死亡威脅,幾十次到天津公安局、看守所、最高人民檢察院、最高人民法院等部門呼籲並控告,送出300多封控告信,但都沒有獲得立案。
王全璋入獄後,李文足逐漸瞭解了王努力的意義而感驕傲,她說從不反對王全璋所做的,她獲頒傑出公民獎時說:「我們盼望團圓,更盼望公義在這個國家被高舉!唯有公義被高舉,我們的國、我們的人民才是有福的!對我們來說,沒有公義,何來真正的團圓!」
一位被釋放的律師曾說,在密押期間,他聽過王全璋慘烈哭叫聲,擔心遭遇酷刑甚至殘疾。王峭嶺說,李和平被關押22個月被強迫服用不明藥物、遭遇「工字」鐐銬等嚴重酷刑,蒼老了20歲。2018年7月20日,王全璋與代理律師見了面。律師透露,王全璋在獄中遭受酷刑,被迫服用不明藥物,會見過程非常害怕,溝通時經常無法正確理解對方的意思。
2019年一月,王全璋遭到羈押1290天後,其案件於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庭審當天凌晨,李文足打算到天津聽審,卻被國保和警察圍堵家中。許多關切的維權律師,也途中受到阻止。在法庭外把守的多名警察拒絕記者和民眾靠近大樓,表示案件審理不公開。連多位外國駐華使節都來到現場關切。
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庭後不到一分鐘,王全璋就解聘了官方為王委託的辯護律師劉衛國。這證明了被秘密關押、與外界失聯超過三年的王全璋並未屈服、認罪。根據網傳的起訴書,王全璋被控接受境外資金,在境內培訓人員「扶植對抗力量」。
案件最終於2019年1月28日上午在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王全璋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王全璋於2020年4月5日清晨從山東臨沂監獄出獄,再經過二十餘天監禁,2020年4月27日,王全璋在民警的監視下回到北京與家人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