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台灣社會「財物素養」的知識空缺

近日因為「單親媽媽財務困境,勒死兩個孩子」的新聞,和伙伴們有一段滿長的討論。我們後來的重點並不放在事件主角該不該死、是否泯滅人性。我們的重點放在:是什麼讓這個母親走到絕境?如何避免其他年輕人 — 當然我們至少力所能及的是我們的孩子 — 步上後塵?

最後我們討論到了:「財物素養」這個觀念 — 與此個案有關係,並且,我們回想身旁的一些人,都可能因為沒有及早培養「財物素養」,最後人生陷入困頓,甚至連累身旁的人。而在這個最極端的個案例,則是(部分地)導致一宗髮指罪行、兩個孩子的生命,以及母親的人生前途。

在此所說的「財物素養」,並不是「財務」專業關業;不是看懂或製作財務報表。也並非「理財知識」,並不是關於如何致富、用錢賺錢、財務自由,或是年收益率幾十趴的知識。「財物素養」是關於更基礎的意識與理解。

思考整理一下,我的孩子從小到大,他需要對這些課題逐漸有清晰的掌握與理解、逐漸有判斷、規劃、實作的能力:

– 理解:什麼樣的生活形態,對應的是什麼樣的財務代價。
也就是:自己現在的生活,是用多少財務資源支撐起來的,以及任何具體的改善,對應多少財務代價。

– 學會:自己所需要的物品、財產、工具、服務,如何以實惠合理的方式/代價取得?

– 學習:對於取得的物品、財產、工具、服務,應該如何保存與運用,可以對人生取得最大的效益?

– 理解:哪些是金錢之外的重要資源?這些資源如何與金錢共構,支持人生?

– 設想:自己需要什麼樣的生活,並計算這樣的的生活背後,需要多少金錢與非金錢的資源?

– 衡量:在人生的歷程中,可能要承擔哪些自己個人以外的責任,這些責任中,又需要多少金錢與非金錢的資源?

– 衡量:在人生的歷程中,自己以及相關的人,可能遭受哪些意外損失?為預備這些意外,該做哪些準備?

– 理解:社會/市場上,什麼樣的工作形態、勞務付出,可以換到多少財務收益?

– 推估:自己未來如何發展事業,取得收入,支撐自己(及家人)的資源需求,以及想要的生活方式,同時兼顧自己的人生理念。(銜接關於 事業資產 與 處境資產 的討論)

– 接觸:各種衡量、管理、貯存、運用財物的方法與工具。例如:開銀行帳戶、學會運用多元支付工具,接觸各種資產形式,以及各種資產的性質,逐一學會運用各種資產類別貯藏/自己的財富,並了解信用與借貸的功能與風險…

這些課題對我們的人生是否重要?在我看來,這是完全毫無疑問的。

但這些知識,在任何學校之中,是否能有系統地、循序漸進地學到?是否能確定在小學、國中、高中、大學畢業時,這些年輕人具備了相對應程度的「財務素養」?

答案確是否定的。而且是嚴重的欠缺。

其結果就是,學生沒有現實感,沒有為了自己人生而學習、準備的意識。學生離開校園後,在發展職涯過程中,許多人也極度缺乏慎重的規劃與準備,因為他們從來沒把這當作重要的、需慎重對待的課題。(許多人之中,其實包括我,我從小也是缺乏準備的人之一,現在逐漸盡力地追趕中。)

這個結果,是可能毀人一生的。

先做個澄清,我並不是金錢財富的信徒。人活著不是為了錢,有多少錢,不能衡量一個人的貢獻與價值。財產富裕的人,未必是誠正、有貢獻的人,他值得多少尊敬,未必與他的財產成正比。富人之中有好人,但另一方面,因不義之財而富,富後仍不仁不善,我們舉得出很多例子。

但在不迷信財富的同時,另一方面,如果一個人在財務方面從未養成慎重態度,始終缺乏基本的素養知能,他的心靈與人格都將是殘缺的,甚至可能可悲地走向自害與害人。

一個缺乏「財務素養」的人,無論他是否有「善良的心」,通常事實上,他都不具備為善的能力。而且通常,他都會傷害別人,尤其是愛護他的人,例如父母手足,尤其是本應由他照顧的人,例如兒女配偶。

一個人月入兩萬元,不見得可恥。如果他,能妥善用這兩萬元過自己滿意的生活,而且能讓(如果他有)家人也能過著平安快樂而有尊嚴的生活,沒有欠錢不還,沒有因為貧困而做些違法或不益社會的事情… 如果這樣,他就毫不可恥,甚至氣值得尊重與佩服的。

相對的,無論一個人賺多少錢,他常常讓家人陷入財務上的困難,常常陷入憂慮,因欠款而破壞了關係,讓他人受連累,這就絕對是很糟糕的現象。而這是我所說的:缺乏「財物素養」。

事實上,我們的教育當中因為極為缺乏「財物素養」,許多人沒有學習、準備、規劃,陷入不必要的困境,最後自害害人。許多人終生成為被財物驅使的奴僕,而非善用財物使生命完滿。許多人因為缺乏「財物素養」,沒有及早學習、準備、規劃,他們錯失人生在財務上更早穩定的機會,無法更有效率地運用人生及他們的時光,做對自己、對家人、對社會更有益的事。

現在要講結論了:

首先,我提議、計畫、希望,我能找到既有的教育模式,讓我們的孩子修寶,逐步完整地學習「財物素養」。若我的朋友們,身旁有這樣的資源,歡迎推薦!

如果目前在這方面,還沒有足夠完整的教育模式,我希望有一群伙伴,在這方面一起努力,建構一個教育模式,不僅幫助我們的孩子,也成為我們的事業的一部分。

目前蒐集到的相關書單:

 

Posted on

【真識】《機構周年回顧,宗旨使命實踐訪談》撰述計畫

【真識】多年以來,在「學與業壯遊」專欄下,透過多個平台探討各別教師的教育理念、分享這個世代年輕人學習的路徑與方式,例如

近年來,【真識】開創服務品牌,為個人撰寫紀傳,為企業撰寫「年鑑」,深入撰寫其經營理念、當前策略,以及具體的實踐方案。

【真識】團隊希望,讓深入陳述、誠實反思的溝通形式,可以更廣泛地得到採用。

因此,未來將推出《機構周年回顧,使命實踐訪談》撰述計畫。

在此計畫中,我們將要邀請機構領導人接受訪談,並將訪談結果寫成至少一篇文章,並提供一篇文章授權供該機構運用,其他的文章,則將透過其他平台與管道公開。

訪談內容重點將包括:

.請問貴機構的宗旨與使命為何?請問此宗旨與使命的意義為何?

.請問,貴機構的宗旨與使命,為何在今日是重要的、攸關的、不可或缺、不可替代、需要追尋的?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主要的困境與挑戰是什麼?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有哪些進展、達成了哪些成果?

.請問貴機構過去五年間,在達成宗旨使命上,用哪些方式克服困境與挑戰?

.在貴機構之中,為達成目標,克服困境,有所進展與成果,有哪些同仁貢獻最大,投入最多心力,讓人們看到最顯著的成果?

.展望未來的五年,貴機構是否有下一個階段性目標?這個目標的達成,對於貴機構所服務的對象,或外圍的社會各層面,有什麼樣的幫助?

.貴機構要追求更進一步達成此宗旨與使命,接下來,會需要哪些內部與外部的配合、協助、支持?

.貴機構在爭取內部與外部的配合、協助、支持的過程中,如何進行對內與對外的溝通?在溝通上有什麼樣的計畫?需要什麼樣的協助?

對於不同性質的機構,上述的提問方向與重點會有所修改,但重點不會變。

我們希望推展這樣的溝通形式 — 讓更多機構組織能清醒而誠實地檢視自己的目標、設定合理的方法與步驟達成使命,並凝結內部成員與外部資源,成就最有價值的事業。

Posted on

珍貴的深談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愈來愈難勉強自己參與某一種談話:評論政治人物或解析名人言行、做景氣或選舉的預測、關於近期出國玩或是減肥的進度、該用什麼手段在股市或職場獲得好處、宣說某種被灌輸的信念或行銷文宣、近期新款式與購物折扣消息、尤其當出現關於性別的不妥當玩笑…

無所謂不對或是不好、誰對誰錯,總之我難以融入。我可能坐在人群之中,眼神慢慢放空,大腦中的某個區塊開始神遊另一個時空,而這個區塊佔全腦的比例會不斷擴大。當我略為回神,則會開始焦躁,像是忍著尿,或是聞到燒電纜的臭味,只想逃,反覆搓手掌,想要有人宣布散會,希望席間哪位率先說他得回家,我終於可以一起走,顯得不太失禮。
應該不是自閉,但我仍想和人有交流。就像無尾熊內建了只吃尤加利的胃,我內建偏好一種交流與深談的性格。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那些我們的人生,十年前在想,今日在想,十年、二十年後也會想起的事。是關於那些你之所以成為你,我之所以選擇過現在的生活,促使我們為什麼而努力的原因。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我們所生存的世界,我們心願它走向的樣子,以及,我們此生棉薄的力量,如何做此許的建樹與澆灌。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關於我們的信念與信念的邊界,是我們的追尋與追尋的基礎,是關於比未死更真實的活著。
我所願盼的深談,不是誰對誰的授課、啟發、救贖、傳道;如果好奇,不限發問,若有發問,依願回答,沒有防衛與設限,但也沒有自作主張的善意批判。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樂見智慧善良的質疑,忘卻年齡與身分的差距,沒有輕視也無驕傲,毋需敬稱也不擺架勢。是無垠暗夜中的兩支燭光,竭力為彼此多照亮兩寸前路。
我所願盼的深談,是多年之後,我們都還可以記起彼此的某些對話;是在生命中的至暗時刻,可以從彼此的言語中找到光亮與力量;是在闊別多年後,仍有把握彼此內心的相知相惜。
因為,一期一會。我們終此生涯,與身旁的、認識的人,往往連一次碰觸生命的深談都沒有機會。靈魂與靈魂之間,只有誤以為熟識的陌生;當我們不再有面目,不再有姓名的時候,恐怕再也認不出彼此。
Posted on

許多父親好像沒有心情與故事,因為他們從未被詢問與聆聽

聽過許多家庭故事,最引人深思的是家中父親的角色。兒女對他的印象,往往是「重要的缺席者」。甚至對許多父親而言,連他們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存在。

在一個家庭中,我們詢問兒女對父母的記憶,他們通常都記得母親為家庭做了什麼、母親生活中的愛好、母親的好姊妹們… 但對父親的印象卻很模糊。
他們概略說得出父親曾工作過的公司名稱,知道大致的位階,但具體要說說父親工作的內容、和哪些同事關係好、在工作中有哪些成就或挫敗的事… 兒女卻眉頭深皺,你看我,我看你,卻說不出什麼來。
父親,常常是一個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男子,和我們一起生活一輩子,但我們卻對他很不了解。
許多父親確實是這樣。他們把人生最菁華的歲月,從二十到六十來歲,賣給工作,換得每月薪水,為家人買衣買食,買安適的生活。然後,人生就這樣漸漸消磨了。
許多人以為父親沒有太多感情、淡漠、木頭人,沒有情調。這可能並不是實情。只是太少有合適的情境,讓父親可以暫時除下堅硬的外殼,讓人觸及到他柔軟的內心,甚至,讓他觸及自己。
有一次,我採訪一位約七十歲的父親,從他小時的回憶談起:他小時鄰居是誰?有和哪些朋友一起玩?他父母和哪些鄰居是朋友?他漫不經心地回想:「對面那一戶姓吳,吳太太和我媽媽感情很好;隔壁在我小時候住一戶姓廖,我常去他們家玩…後來他們搬走…。」我一邊打字,聽到語音漸弱,抬起頭,他竟然哽咽了起來,他很努力,卻壓抑不住。
另一次,也是一位差不多年紀的父親,原來話很少。我邀請他談談對其父親的記憶。淡淡地,沒什麼語調與表情地,他說起:「小時候父親開一個麵攤,放學後我沒有別的地方去,就是到麵攤,坐在收銀機旁的小桌,時而幫忙收碗、抹桌、找錢,時而做點功課。晚餐通常是陽春麵…偶爾…。」也是說到這裡,他泣不成聲,無法繼續說下去。
大致上,許多父親都是相似 —
太久太久,有人和他討論股市,沒人問過他的心事;有人詢問他方案策略,沒人在乎他的回憶;許多人和他爭執績效,沒有人聆聽他的感受;他們只被允許堅強,不被允許脆弱。
長此以往,他也就忘記了回憶,學習不去感受,以麻木替代脆弱,把心事往心的更深處拋棄掩埋。
社會為父親所繪製的形象困住了父親,家庭與兒女為父親打造的身分推開了父親。
在我們還來得及的時候,用一個合適的方式,讓父親有機會,說說自己的故事吧。
Posted on

更完整的「富足」,要效法會計學

會計學教會我們用更完整的方式看待「資產」,同樣的思維與眼光,應該用在更廣闊的人生之中。
.
沒有基礎會計學理解的人,常常會把「資產」看窄了,以為資產就是「現金」。也就是說,當你花錢買了電腦,現金變少,就變窮了。
.
會計學最前幾章,必定會教「資產負債表」。這一章簡單來說,就是告訴我們,要用廣闊的觀念看待「資產」。資產不只是現金,也包括定存、股票、基金、債權、機具、車輛、土地、廠房、專利、名畫、古董、著作權…。
.
當我拿現金買卡車,我當下是沒有變窮的,我的現金減少,但多了卡車,總資產沒變。日後,卡車逐年折舊,這項資產逐漸減損;但若我用卡車經營事業有收入,又會讓資產回補與增加。
.
沒有用完整的眼光看待資產,一個人必定幾乎無法做出正確的商業決策;因為他無法正確衡量一個決策帶來的資產變化。這也就是為什麼,商學院的第一年,必定要教會計,即使他們不當會計師。
******
面對人生,我們也有需要像「會計學」一樣,擴大我們對「富足」的理解。
.
沒有正確理解的人,常常會把「富足」看窄了,以為富足就是「資產」。也就是誤以為,每當你的資產減少,你就變得不富足.每當資產變多,就是富足。
.
關於富足,我們只算進財產是不夠的。對我們的人生而言,事實上存在著一張更大的資產負債表。
.
假設我們的資產完全相同,但我身患重病,但你的身體健康的,你就比我更富足。或者,你有三十個生死之交的知心好友,我孤家寡人、無人理睬,你就比我更富足。
.
又假設我們的資產完全相同,你生活在一個風光明媚、青山綠水的地方,我生活的地方空汙嚴重,PM 2.5 每天紫爆,沒戴口罩就容易發氣喘;這樣,你就比我更富足。
.
富足應該是一張比資產總表更大的清單,其中應該包括健康、情感、環境、社會的平等法治自由度… 更多無法轉換成錢,難以用錢購買的項目。
.
而我們的人生,所有努力、成就認定、拼搏與爭取,都應該是面向「完整的富足」,而不是僅思考資產,當然更不是金錢。
.
一個人對人生目標的認定與衡量,距「完整的富足」架構愈遙遠,他愈容易做出對個人而言錯誤、得不償失的決定。
.
一個社會的普遍風氣,對成就的判定、對理想人生的想像,距「完整的富足」架構愈遙遠,這就愈是容易變成扭曲與荒唐的地方。
.
「完整的富足」架構中應該有什麼呢?如何衡量呢?如何追求呢?這個問題,是我接下來,要花很多很多時間,去思考與探討的。.
.
註:真識紀傳服務,為人們記錄與探討人生成長與蛻變的歷程。更多細節資訊,歡迎參考置頂留言中的連結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