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1 則迴響

家庭中可以有更深的了解與述說 ー【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三)

為什麼我要做【內群溝通】服務?因為我希望看到在我們的家庭中發生一些改變。

家人之間有時候很陌生。很諷刺。雖然認識數十年,可能時常相見,甚至每天相見,但彼此並不了解。

許多兒女不知道父母的青春歲月,不明白他們的事業歷程,不知道他們的曾經的心願,不知道他們經歷的委屈和無奈,不知道他們的犧牲與委屈。不知道怎麼理解他們,也不知道如何和自己的兒女訴說他們。

幾乎每次有人祖父母離世,在臉書上張貼紀念文,都會寫「真是遺憾,沒有趁在世的時候多了解您的故事,多聆聽您想告訴我們的話。」這樣的遺憾,明明是可以避免的。

因此,【真識】一開始的出發點,就是為任何「一般人」撰寫傳記 — 替兒女與子孫記錄父母或(外)祖父母的人生歷程與心得感悟。

隨著網路上知識呈爆炸速度增長,「書」愈來愈不是知識的載體。愈來愈多人珍藏書,是作為陪伴在身邊的紀念物。最值得終身珍藏的,將是那本撰寫自己家人至親、重要回憶的書。

除了撰寫家庭紀傳之外,我希望家人之間在各種情境、場合,有更多深刻對話與傳承。

在生日的時候,除了吃蛋糕、吃大餐,可以在這個時機,述說歲月的心得、感恩、道歉。

在結婚紀念日,除了出遊慶祝,可以溝通彼此相處中的點點滴滴,可以一起思考日後家庭經營的方向。

在生命的結尾,有合適的方式彼此道別,可以思考帶給彼此的啟發與影響,可以和重要的人說出最後的話,將值得紀念的物品留給合適的人。

我希望透過【真識】這個事業,提供一系列的服務,從紀傳撰寫,到聚會規劃,到紀念物設計…讓家人之間有更深刻的理解與對話。

(系列未完待續)

Posted on 1 則迴響

服務對象與形式 ー【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二)

系列前文:大眾傳媒 vs. 內群溝通 — 【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一)

如果說得更具體一些,【內群溝通】可能服務的對象與形式,包括以下這些類別:

一、家庭與家族的內群溝通

  • 對父母的追憶紀念,或是家族中長輩的傳記

  • 在重要節日與紀念日,對家人的表達與訴說,營造深刻連結,凝聚真誠的情感

  • 在生命的末尾,向家人與關愛的人最後的表達 (感謝、道歉、讚美…)

二、企業與機構的內群溝通

合作對象:公司、醫院、大學、政府機構

  • 讓同仁之間經驗與創見可以流通與分享

  • 讓各部門前線同仁看到的實況、心聲,能被決策者與管理層聽到

  • 在重要節日 (例如尾牙、成立周年) 規劃活動,能真實塑造整體的向心力與努力共識

  • 讓員工的辛勞與心血得到肯定與深度認可

  • 讓經營者的經營方向與願景,得以和員工、重要客戶、合作夥伴彼此分享

  • 與重要客戶分享見解、企業經營走向

三、產業群體的內群溝通

合作對象:產業協會、具領導地位的企業

  • 交流產業內部新趨勢與見解

  • 引導形成產業價值鏈、生態系

  • 引導產業與政府、相關產業進行有益全局的協調溝通

四、專業群體的內群溝通

合作對象:專業公會、行會

  • 進行專業知識的分享擴散

  • 表彰專業群體中榜樣人物、擴散重要的見解主張

  • 集結、訴說專業人士經歷的故事,促進社會對其了解

  • 專業群體溝通形成共識,以利與政府、相關產業進行有益全局的協調溝通

五、政治領袖/團體的內群溝通

合作對象:縣市首長(候選人)、縣市議員(候選人)、立法委員(候選人)

  • 長期聯繫地區居民與重要領袖

  • 呈現內容包括:

    • 對地方事務的參與和關切

    • 討論重大政策課題

    • 呈現地區人們的多元期待與見解

    • 論述願景與方針

    • 對國政與地方事務的貢獻

    • 建立個人風格與聲望

六、民間組織

合作對象:協會、基金會、校友會、信仰團體、興趣與志業團體…

  • 重要成員之間長期溝通目標願景、策略方案

  • 凝聚組織成員之間的向心力,以利推動重要業務。

  • 呈現組織目前管理團隊的執行計畫與成效益處

對於上述對象,【真識】的具體服務項目包括:

顧問與策劃:從情境評估、目標設定、對象確認,到方法與計畫

文字撰寫類:書籍與刊物撰寫、傳記與故事撰寫、演講稿、重要信件、關鍵文件、電子報與網路文章…多種形式的文字撰述。

紀念與活動:尾牙、壽誕、評獎、紀念日、團聚活動、紀念物設計製作…等各方面之規劃與執行。

系列下文:內群溝通 今日的社會意義 ー【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三)

Posted on

大眾傳媒 vs. 內群溝通 — 【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一)

我的職涯最初十年,主要是以公共事務為事業的核心。先是擔任政策研究員,後是以寫作(專欄與出書)為切入點,討論人才培育課題。

在我工作接近十年的當口,我一再思考:我接下來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我要做什麼樣的事?是這個世界所需要的、是我在這個時代與環境合適的位置、是我的才幹最得當的發揮?

從 2017 年,開始經營【真識】這個事業,從「家族紀傳」服務開始,隨後在案件上日有擴大與調整,現在,【真識】的事業核心將鎖定在:【內群溝通】這個主軸。

在做【真識】事業的過程中,我發現社會中確實有兩種溝通需求:

第一種是大眾傳媒:

.針對大眾,對象極不特定,彼此之間基本上是陌生的
.溝通對象:彼此之間一致的關切與利益甚少,是彼此分散的民眾
.溝通目標:刺激短期購買欲,或是品牌印象與好感(培養長期購買欲)
.KPI:往往是直接銷售數字、點閱率
.接收資訊的對象幾乎沒有專業知識,基本上不能分辨資訊正確性
.資訊接收方對於課題的關切程度有限,為吸引注意,需用各種手段「吸睛」

第二種是【內群溝通】

.朝向特定對象,彼此之間是認識的,甚至是熟悉的
.溝通對象彼此之間有高度重疊的關切與利益
.溝通的目標有多重面向,視溝通對象關係而定,例如:塑造共同文化與價值觀、傳遞專業創見與知識、連結彼此之間情感與社群意識、提升溝通群體之間的歸屬感或光榮感。

.KPI:不能只以銷售數字、點閱率為指標。由於目標較為抽象,也需要設計合適的 KPI,例如:群體的知識提升程度、文化與價值觀塑型程度、歸屬感或光榮感提升程度…。
.接收資訊的對象對於溝通課題有基本的知識,能夠「看門道」而不是「看熱鬧」。
.資訊接收方對於課題本身就有相當程度關切,溝通內容「有料」與「精確」相當重要 (溝通手法的有趣精采與品質也很重要)

.案例:
– 產業中的先驅者,與同業與相關業界人士進行觀念溝通與介紹
– 客戶是數量有限的專業人士,或是業界廠商,進行知識行銷
– 專業協會或社群,欲培養成員之間的認同感,傳播介紹見解知識
– 家人或宗族,為重視的人留下回憶,傳承其人生經歷與智慧
– 地區性政治人物,與該地域的領袖人物與熱忱民眾溝通見解

 在這兩種溝通形式中,「大眾傳媒」為人們了解已久,而現今我們所處的世界,也已經充斥著這類的溝通訊息。相對而言,當前社會中還極為欠缺【內群溝通】,也因而許多價值空缺有待填補。

這部分,是我在【真識】這個事業中所想要做的。在接下來的幾篇文章之中,我將描述多種服務的對象與情境,以及這個服務為什麼對於當前社會是重要的。

系列下文:服務對象與形式 ー【真識】核心精神與服務說明 (二)

Posted on 1 則迴響

人文主義者

我無意去討論【真識】是不是個社會企業,但我認為它是個人文主義者的事業 — 它是我身為一個人文主義者希望與世界建立的連結與對話、希望的營生方式、希望為社會帶來的變化,以及希望更多人能採取的人生觀與生活姿態。

而在這一切之前,有需要說明:什麼是我所謂的人文主義者?

人文主義者與學歷無關。沒進過學校、國中畢業、博士,都可以是人文主義者;當然,也都可能不是。

人文主義者最優先的性質,是對「人」各方面的好奇,真誠地希望得到更真實的答案。

人文主義者知道人有生物的欲求,常為了這些欲求掠奪與傷害外界,這些是正當而且不可漠視的;但同時也知道人有另一面,是超然於求生存的仁愛與真誠,有人在某些時候是願意傷害自我而助益外在與他人 — 這些也是不可漠視的。每個人總是在這兩端之間掙扎搖擺。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務實的信心:人不會天生以讓他人痛苦為樂,使人痛苦的行為,總是可以靠啟發、說理、引誘而減少,並且增加對萬物的仁愛之心。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信念,並嘗試將這樣的信念化為行動,甚至努力讓這分信念融入事業,以便傾注全部的心力與時間實踐信念。

人文主義者評價人,不是依他賺取多少,而是依他付出多少;不是以權位多高,而是以視野多遠;不是數計勝過多少人,而是依他服務多廣泛。

人文主義者願意用各種可能的形式探討人真實的一切,也敬慕一切讓人的生命更充實、豐富、深刻的努力,包括學術、藝術、政治、商業。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有比等死更積極的意義,相信人活著、工作、思考、行動,除了讓人活著沒死之外,可以有更值得的原因 — 雖然那個意義與原因不見得清易地能說明白。

人文主義者反對將任何人當作敵人,無論其宗教、膚色、國籍。人文主義者的敵人,是一切為人加諸壓迫、囚錮、摧折的思維與主張。

失敗、痛苦、背叛、錯誤… 多數人總認為是可恥的,是極力廻避與漠視的。衰老、生病、殘疾、缺陷,多數人會覺得是可惡的,是不想碰觸、不想面對的。對人文主義者而言,這些都是人生必經、必然發生的歷程,重點不是在於它們是否發生,而是如何面對。

失敗、挫折、痛苦、貧困、疾病、被欺凌、受羞辱、地位卑低、事與願違…這一切經驗確實是負面的,人文主義者卻不認為這些是可恥的。反而,當一個人能夠有堅強、樂觀、正直、尊嚴的態度來面對人生的負面經驗,正是呈現出人性最美好而可敬的時刻。而這樣的機會,掌握在每一個人的手中。

人文主義者尊重每一個坦然面對失敗的人、敬重每一個改正自身錯誤的人、敬佩每一個樂觀而堅強面對疾病與殘缺的人。

財富、權位、外貌 、名聲…這一切人們慣常用來評價彼此的尺度,人文主義者理解,但是並不選擇採用,尤其不用以來評價自身、評價他人。

人文主義者很清楚人們追求這些事物時,為自我及對他人可能帶來的傷害;也很清楚,以這些為人生基礎時,一但這些事物崩垮或離去(是非常可能發生的),對自己人生帶來的毀滅性影響。

人文主義者為人們感受到美好而快樂,為人們感受到痛苦而悲傷 — 這是多數人都會感到的,但人文主義者總願意正視這樣的感受,並在此感受下行動。

人文主義者無法認為科技、商業、戰爭、武器…是人類的最終保障 — 這些是令人變強的因素,但不是令人生更有價值的原因。

人文主義者認識一個人,拒絕依據他的類別與標籤,而希望直探他的心願、行動、見解、思考、選擇、格調、脾氣、品味。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不只是為了持續呼吸、飲食、睡眠、繁衍;而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文主義者開列的不是一張短清單,而是一張無限的長清單,這張清單延伸到無垠。

【真識】的設立與運作,雖然總有歧嶇,可能在摸索與現實中偏離,但目標是走向人文主義者的方向。

(未完待補充)

相關文章: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Posted on

【真識】邀請您深談:背叛、回憶、此生、群體與未來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被)背叛」

  • 您曾經被信任的人、重視愛護的人,用任何形式背叛嗎?

  • 您曾經被相信的義理、追尋的理想、所服務的團體所背叛嗎?

  • 是否曾經有,您為了堅持理念,不認同旁人,被視為背叛?

  • 您是否曾經在不同的責任、不同的價值當中艱難地取捨掙扎,最後得放棄其中一方?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回憶」

  • 在過往人生中,哪個階段,您覺得自己是最幸福、最愉快的?

  • 在過往的人生中,有沒有曾經在哪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上投入很多心力,最後卻可惜沒有顯著的成果?

  • 在您的人生中,有沒有覺悟、成長的重要時刻,是您後來常常想起的?

  • 有沒有哪些人,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但讓您常常感念的?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群體與未來」

  • 請問您認為自己屬於哪個群體,或至少關心哪個群體?(無論專業的、文化的、歷史的、特質的、愛好的)

  • 請問您所屬、所關心的群體,在過去這一段時間,有沒有遭遇什麼樣的困局與嚴峻課題?

  • 在事業上、生活上,您曾做哪些事情,助益您所屬群體茁壯、正向發展、克服困局?

  • 請問您對於所屬、所關心的群體,是否留下什麼恆久的影響,長存的遺產?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不枉此生」

  • 這一生,您在多大程度上實現了自己(或重要的人)對人生的期許?

  • 這一生,您對於自己的責任、期許、使命,多大程度已全力以赴?

  • 您的志業與期待,有沒有任何的傳人、繼承者,讓您的使命繼續往前推進?

  • 您覺得自己的人生精采嗎?豐富嗎?或還有任何未竟的遺憾嗎?

Posted on

【真識】邀請您深談:自我、恨、信念、敵人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自己」

  • 您是誰?您會怎麼描述自己?您給自己下標籤註腳,是什麼樣的意義?

  • 您最喜愛自己的哪些方面?人們喜歡您的哪些方面?

  • 這輩子到目前,您最讓自己失望的是什麼樣的事?

  • 這輩子,您所做的事情,最讓自己滿意的是什麼?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恨」

  • 請問這輩子,您曾否恨過什麼樣的人、事、物?為什麼?

  • 對您來說,恨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對您有什麼影響?

  • 對您所恨的人事物,您曾經有什麼樣的行動,進行化解,或是報復?

  • 現在,您仍然恨嗎?您看待(曾經)所恨的事物,想法態度曾否有變化?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信念與原則」

  • 您有沒有一些終生堅持的信念、追尋的原則?若有,是什麼?

  • 您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由而形成這些信念或原則?

  • 這些信念和原則,在人生中,是否曾受到挑戰,是曾有過疑惑?

  • 您在哪些時刻,曾經對您的信念原則有所違背、妥協嗎?

  • 堅持與追求您的信念與原則上,您最感值得自豪的成果是什麼?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敵人」(或換成「對手」)

  • 在您的人生中,您有敵人嗎?您的敵人是誰?他如何成為您的敵人?

  • 您的人生中,和您的敵人直接或間接的交手、互動歷程是如何?

  • 您的敵人,在您的人生中,為您造成哪些正面或負面的影響?

  • 對於您的敵人,您有沒有任何想法想讓他,或是您的知道的?

Posted on

【真識】邀請您深談:美好、偉大、價值、生命與死亡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偉大與敬意」

  • 請問您的人生中,認為最偉大且值得尊敬的人是誰,為什麼?

  • 請問在您的身旁,真正接觸過的人之中,有沒有偉大且值得尊敬的人,是誰,為什麼?

  • 您覺得這個時代,我們該如何培養出更多偉大而值得尊敬的人?

  • 您是否曾做過哪些事,向偉大的人致敬,或是讓他人更多理解他們、進而倣效、超越他們?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價值」

  • 有沒有什麼事,您很在乎,但身旁很少人認為那很重要的?

  • 您是否曾經,為了所堅信的價值,和有權力者、和體制中的主流,發生衝突對抗?

  • 在您的人生中,在哪個機會上,您覺得自己的才能與價值得到最大發揮?

  • 有沒有什麼事物,您由衷希望日後的人們,都不要忘卻和失落?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生命/死亡」

  • 您是害怕死亡,或是期待死亡?為什麼?

  • 您希望死亡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什麼時間到來?為什麼?

  • 您認為,死亡是生命的終點嗎?若不是,死亡後有什麼?

  • 在這個人生中,您已經發揮最大的力量與價值嗎?您還有什麼對自我的期許?

  • 若您有一日離開世界,您還會為什麼事情擔憂、遺憾?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深刻/美好」

  • 有沒有任何書籍/詩文,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音樂/歌曲,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電影/影集,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人的學說/見解,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Posted on

【真識】邀請您深談:使命、事業、羞辱、成就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使命、理想與目標」:

  • 請問您是否有使命、理想,或是目標?那是什麼?

  • 您曾否對自己的使命有所動搖、懷疑、改變?

  • 是什麼樣的歷程、經驗、思考過程,讓您定下這樣的志向?

  • 您為了您的目標投入了什麼樣的努力、付出過什麼樣的代價?

  • 對於這個使命與目標,您是否有同伴,或重要的助力?他們做了什麼樣的貢獻?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羞辱」:

  • 在您的人生中,曾經受到最嚴重的羞辱,是什麼事件?

  • 這個事件對您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您後來怎麼看待它?

  • 您怎麼對待曾經羞辱您的人?

  •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重回當場,您會有什麼樣的不同反應?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成就」:

  • 您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定義或評價自己是否成功?(或失敗?)

  • 您在哪些方面是成功的人?在哪些方面,覺得自己不夠成功?

  • 在別人的眼中,您是否成功?別人的想法,對您的影響大嗎?

  • 在您餘下的生涯,您計畫做哪些事,繼續促成您的願望或目標?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事業」:

  • 請您描述一下您這一生的事業,您最擅長、投入最多時間的是什麼事情?

  • 投入這分事業的初衷與起因為何?是受了什麼樣的啟發嗎?

  • 對於您的事業,您最擅長的技能、積澱最厚的知識是在哪方面?

  • 為了這分事業,您投入時間與心力做了什麼樣的學習?做了多少打底準備?

  • 這分事業對社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您覺得它的意義何在?

  • 對這分事業,對您在事業上的成果,他人是否有所誤解?您會想對誤解的人說些什麼?

 

 

Posted on

這兩個世界,哪一個好?

世界一:
爸爸每天和孩子玩,與他聊天,
觀察孩子的眼神與表情,
思考孩子的處境與需求,
在孩子生日的時候,構思老半天,
買了個禮物送給他。
這件事,花了爸爸很多時間與心力。

 

世界二:
爸爸在某購物網站上設定好了,
該網站抓取孩子上網瀏覽的數據,
對比該商場內的海量資料,
未來每年孩子生日,
就會自動比對寄送一個禮物給孩子,
爸爸只會收到信用卡扣款通知。

 

這兩個世界,哪一個好?

 

當我們把人化為數字,
交由機器運算分析,
有時我們忽略了,
人,就是需要由人來瞭解。

Posted on

明明是家人,卻只是「熟悉的陌生人」?其實,我們欠彼此一次深刻的訴說與傾聽

經常,極親近的人,卻極為陌生;常常,我們會等到有一天永遠地彼此錯過,才發現已經太遲。這句話看起來很違反常識,但在過去幾年的訪談過程中,卻不斷重複發現這個現象。

吳總經理 Wayne 只比我大十幾歲,他不但在業界有極醒目的表現,而且學識豐厚、眼光深遠、才能幹練,和他愈認識 (本來叫吳總經理,後來都叫 Wayne 了),愈覺得他的背後一定有高明的家庭教育。當我提出希望能採訪他的父母,吳總卻面露為難:「我的父母與家庭教育真的沒什麼特別,我怕你會失望。我也不確定他們會不會想聊,但我可以幫你問問看。」

和 Wayne 多問了些和他父母的關係,他是這麼說的:「父母總是比較嚴肅,沒什麼生活樂趣,我和他們沒什麼共同話題,生活交集也少;我成年後和他們除了逢年過節會一起吃飯之外,平常沒什麼話可聊。」原來,在他青少年的階段,也是有一段「望子成龍」與「愛玩叛逆」的衝突歷程。二十年來,他和父母一直維持著「最熟悉的陌生人」關係,以刻意冷淡避免衝突。

​幾天後我得知,Wayne 的父母同意我找個時間前往訪談。

 

最熟悉,知道仍然太少

採訪當天,吳伯伯和伯母和我訪談時,Wayne 沒在同一個桌子,他找個藉口坐在旁邊的沙發,背對著我們,翻著商業雜誌。

先是和 Wayne 的父母談到過往的教育方式,其實正如他所說,父母沒有對於教養下很多功夫。他們一向把重點放在考試分數與名次上,主要的手段也就是打罵 — 不過,現在他們想起來也頗為後悔。我們很快地聊完了原本準備的題綱,但吳伯伯和伯母還滿願意閒聊的,於是我們談起了在 Wayne 小時候,吳伯伯與伯母的工作情況。

於是他談起,在 Wayne 九歲的時候,吳伯伯任職的公司經營不善倒閉;在他十六歲時,又在公司的內部紛爭中失意離職。他們聊到,吳伯母個性比較積極直率,在任職的單位,和上司與同事常常處不來,而且下班還要偷偷兼差,來還她父親事業上的債務。

他們也聊到更久之前,各是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 Wayne 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都是國共戰爭時躲避戰禍、拋下父母與家人來到台灣。不同的是,祖父母還拋下了他們初生的女嬰,後來再也沒有見面。而外祖父是拋下了在大陸的原配,到台灣後又另娶妻。Wayne 的父母,在他們小時候,都挨了很多打罵,都極少看到過他們父母的笑容。

​我們從下午聊到傍晚,我注意到 Wayne 坐著的那個角落已經暗了,他也沒有開燈。一向速讀的他,手上還是那本雜誌,幾乎沒有翻頁。

 

化解四十年的陌生

後來,因為沒在訪談中找到太多的「教育洞見」,通常為「教育專欄」供文的我沒辦法寫成專欄文章。不久後再見到 Wayne,正想和他解釋,他卻先和我道謝。

他感謝我細問了那些二三十年前的往事,他終於知道父母對於打罵孩子的過往也感到抱歉與痛心。今日他也有不少工作經驗了,能夠揣測當年父母心中的焦慮與緊張 — 父母當年忽略了生活經營與內心陪伴,其實正是在拼盡全力扛起當時的困難,至少在財務上讓兒女沒有欠缺。

因為當天的訪談,他知道了父母兒時生活情境的更多細節,進而漸漸能體會到,祖父母在來台灣生活的時候,每天都必然想著:家中的父母不知道有沒有被共產黨鬥爭、丟下的女兒是否活著、無爹無娘地不知吃多少苦、不知親友對於他們獨自逃跑,是否諒解… 那樣的日子,他們是懷著多大的負罪感在生活?

 

Wayne 現在明白:「我祖父母和外祖父母他們就是家庭破碎,生離死別的難民,那個時代是沒有人能為他們主持公道的,而且不知道這樣的狀態何時可以結束。」

「他們等候的焦慮、內心的絞痛和撕扯都只能忍著吞下。我和爸媽不算親密,但當我試想,若有一天我和父母失聯、與兒女失散,完全沒有音訊,不知何時重逢… 我都會打起寒顫。」Wayne 推想:「當我爸媽在那樣的環境中成長起來,根本沒經歷過如何正常地愛孩子、享受生活;他們的生活怎麼可能生常地經營親子關係、家庭氣氛?或許,這就是我童年生活並不快樂的原因吧。」

知道了這些又如何?就能和父母親密無間了嗎?也沒發生這麼快速的改變。但 Wayne 心裡的某個角落已經發生了變化。他更明白父母都是歷史巨輪下的受害者,他們成為這樣的父母,不是他們選擇的,不是他們想要這樣,他們已經用自己的方式盡一切努力了。

​Wayne 告訴我,他現在能更主動和父母開話題、開開小玩笑,也在父母嘮嘮叨叨碎念的時候更有耐心聽他們說話。那些讓他們陌生的隔閡,似乎正在消融與化解。

 

銘記的原因

我們以為身旁親近的人「就只是那樣」– 總是性格暴躁、缺乏感情、毫不溫柔、總是不解風情,甚至是個失敗者、令人失望、一事無成…。甚至當事人也可能也以為自己就只是身旁的那些標籤。我們放任簡化的、僵固的認知佔據我們的回憶,主宰我們的關係。

應該最為熟悉的人,有時候卻極為陌生、互相不了解 — 孫兒不了解照顧自己長大的(外)祖父母,不知道每年見幾次面的叔舅姑姨。我們以為歲月帶來了解,我們以為血緣就意味親近。其實這可能反而阻礙了我們真正了解那些生命中重要的人物,直到太遲才開始追悔。

其實,如果我們願意發問,如果能夠聆聽他們的講述,我們可能發現他們「不只那樣」– 他們沒有顯赫的名銜,但卻有令人佩服的努力歷程,曾在艱辛的處境下奮鬥與堅持;沒有鉅量的存款,卻有美好的心靈,他們願意運用有限的力量與資源,貢獻給身旁的人。

​我們如果願意探索,甚至可能發現自己人生不一樣的風貌 — 在我們以為自己負面的回憶背後,都可能有許多我們未了解的關愛、未察覺的無私與犧牲,有人在為我們守候與努力;曾經忍受過的辛苦、挫折、失意,甚至羞辱,反而是值得銘記、彰顯人格的故事。

 

最值得留下的故事

我們花很多時間看電影、戲劇,有時候還不只看一次,甚至還仔細分析寫評論。但有個故事,其實更值得我們訴說和傾聽的,正是我們生活在其中的故事,我們的親友家人所共同構築的故事。

請珍視這個故事,有多珍視自己、有多珍視身旁的人,就請多麼珍視彼此所共同經歷的故事,發問、聆聽、記載、傳述。讓人生在彼此心裡豐盛完滿,讓彼此在人生之中深刻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