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於

人文主義者

我無意去討論【真識】是不是個社會企業,但我認為它是個人文主義者的事業 — 它是我身為一個人文主義者希望與世界建立的連結與對話、希望的營生方式、希望為社會帶來的變化,以及希望更多人能採取的人生觀與生活姿態。

而在這一切之前,有需要說明:什麼是我所謂的人文主義者?

人文主義者與學歷無關。沒進過學校、國中畢業、博士,都可以是人文主義者;當然,也都可能不是。

人文主義者最優先的性質,是對「人」各方面的好奇,真誠地希望得到更真實的答案。

人文主義者知道人有生物的欲求,常為了這些欲求掠奪與傷害外界,這些是正當而且不可漠視的;但同時也知道人有另一面,是超然於求生存的仁愛與真誠,有人在某些時候是願意傷害自我而助益外在與他人 — 這些也是不可漠視的。每個人總是在這兩端之間掙扎搖擺。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務實的信心:人不會天生以讓他人痛苦為樂,使人痛苦的行為,總是可以靠啟發、說理、引誘而減少,並且增加對萬物的仁愛之心。

人文主義者對「人」有信念,並嘗試將這樣的信念化為行動,甚至努力讓這分信念融入事業,以便傾注全部的心力與時間實踐信念。

人文主義者評價人,不是依他賺取多少,而是依他付出多少;不是以權位多高,而是以視野多遠;不是數計勝過多少人,而是依他服務多廣泛。

人文主義者願意用各種可能的形式探討人真實的一切,也敬慕一切讓人的生命更充實、豐富、深刻的努力,包括學術、藝術、政治、商業。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有比等死更積極的意義,相信人活著、工作、思考、行動,除了讓人活著沒死之外,可以有更值得的原因 — 雖然那個意義與原因不見得清易地能說明白。

人文主義者反對將任何人當作敵人,無論其宗教、膚色、國籍。人文主義者的敵人,是一切為人加諸壓迫、囚錮、摧折的思維與主張。

失敗、痛苦、背叛、錯誤… 多數人總認為是可恥的,是極力廻避與漠視的。衰老、生病、殘疾、缺陷,多數人會覺得是可惡的,是不想碰觸、不想面對的。對人文主義者而言,這些都是人生必經、必然發生的歷程,重點不是在於它們是否發生,而是如何面對。

人文主義者理解這些經歷帶給人的難受,但正是因為如此,這一切並不可恥與可鄙。相反地,這些經歷,可能是人生舞台最光榮、最偉大故事的腳本。

因此,人文主義者尊重每一個坦然面對失敗的人,敬重每一個改正自身錯誤的人、樂觀而堅強面對疾病與殘缺的人。

財富、權位、外貌 、名聲…這一切人們慣常用來評價彼此的尺度,人文主義者理解,但是並不選擇採用,尤其不用以來評價自身、評價他人。

人文主義者很清楚人們追求這些事物時,為自我及對他人可能帶來的傷害;也很清楚,以這些為人生基礎時,一但這些事物崩垮或離去(是非常可能發生的),對自己人生帶來的毀滅性影響。

人文主義者為人們感受到美好而快樂,為人們感受到痛苦而悲傷 — 這是多數人都會感到的,但人文主義者總願意正視這樣的感受,並在此感受下行動。

人文主義者無法認為科技、商業、戰爭、武器…是人類的最終保障 — 這些是令人變強的因素,但不是令人生更有價值的原因。

人文主義者不認為失敗、挫折、痛苦、貧困、地位卑低…是可恥的;那些令人美好而可敬的因素,在每個人的身上。

人文主義者認識一個人,拒絕依據他的類別與標籤,而希望直探他的心願、行動、見解、思考、選擇、格調、脾氣、品味。

人文主義者相信,人活著不只是為了持續呼吸、飲食、睡眠、繁衍;而人活著為了什麼?人文主義者開列的不是一張短清單,而是一張無限的長清單,這張清單延伸到無垠。

【真識】的設立與運作,雖然總有歧嶇,可能在摸索與現實中偏離,但目標是走向人文主義者的方向。

(未完待補充)

相關文章: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發佈於

之所以不是【寫手】,因為人是有分貴賤的

(有人問起,所以解釋一下~ )

稱為「撰述職人」
刻意在用語與名稱上區隔,
是因為我希望參與【真識】的伙伴,
能用不同的標準看待工作與作品。

在我看來,寫手有個涵意,
就是依照客戶的期待,
寫出客戶要他寫的東西,
為企業帶進營利,
自己不帶感情也不需認同。

我希望【真識】的「撰述職人」
是寫出客戶不知道該寫的東西,
寫出客戶沒想過的層面與品質,
達成情感、連結、紀念、認同、理解…
等無形且珍貴的結果,
甚至成為社會的資產;
而創作的過程是在發揮價值,
成品是自己會得意與驕傲的。

我希望參與這個事業的人不(只)是期待以工換錢,
更是希望在工作營生的同時,
為社會帶來良好的影響,
期許工作的成果成為社會的正向遺產。

現在不見得總是高度達得到,
但我希望某程度達到,而且日益增加。

認真於自己事業,有更高的期待,
不會稱自己為黑手,會說自己是工程師,
會想要別人說「護理師」取代「護士」,
不只讓自己被當「工人」而想是「師傅」。

我相信人是有分貴賤的,
不是看他的職業種類,而在於他的態度與存心。
因此,貪污的總統是下賤的,
詐領健保費的醫生是下賤的,
誤人子弟的教授,胡亂判案的法官是賤的。
清道夫、藝術家、學者、警察…
全力讓自己的工作達到最高價值,
就是高貴而可敬的。

 

相關文章:真識 徵求撰寫伙伴

 

發佈於

【真識】的創辦與經營心聲

撰寫:【真識】創辦人 謝宇程

創辦【真識】,就像我過往的工作一樣,它是一個多維度的考量。確實,其中一個維度是「商業」是否成立;但更有其他的維度 ─ 我要如何創造什麼樣的人生?我想做什麼樣的人?我想帶給世界什麼?什麼能讓世界更好?什麼能讓我的人生與我關愛的人有更好的人生?基於這些問題的判斷,我創辦和經營【真識】,和其中的各種服務。

就像有人對味覺挑剔,有人對顏色挑剔,有人對質感挑剔,有人對音色挑剔,我則是對「意義」挑剔。

一篇文章的意義、任何創作成品的意義、一段人生與歲月的意義。我希望自己活得有意義,我希望人們追求意義,也享受其經營的意義,甚至由整個社會共享外溢。

【真識】是基於一項體會與判斷:人有一個需求:成為一個美好的人,也想讓他人認為他是個美好的人。這是個需求,如同飲食是需求、穿衣是需求。至少對一部分的人是這樣的。

成為一個美好的人,是實況問題,也是呈現問題。我們希望自己真的能那麼好 ─ 因為那讓自己感到快樂。我們也希望別人看我們好,因為那是莫大的欣慰。

追求「別人看我們好」 ─ 其重要性,遠比許多人想像得更高。多數人往往更在意別人怎麼看待自己,勝過自己對生活真實的感受。這是為什麼,明明150 萬就可以買到很好的車,有人要花 1500 萬去買;明明 5000 元的衣服也很舒適保暖,有人要花 50 萬去買 ─ 我們都希望「別人看我們好」。

然而,有很多存款,就能讓我們感到自己是個很美好的人嗎?穿華服、開豪車,就能讓別人看我們好嗎?事實上部分效果,但並非全部。

我們心裡清楚,無論自我評估或是被他人評估,我們都避不掉「意義」─ 我的人生有沒有意義?有什麼意義?而人生的意義,需要在訴說當中呈現,需要在思考中詮解,更需要在每日生活、重大選擇中經營與開創。

無論是訴說呈現、思考詮解、經營開創,有一部分是可以、必然由每個人自己做的。但也有一個部分,是可以由外界協助代勞 ─ 而這裡的「協助代勞」也是我創辦【真識】的初心目標。

理解他人,以及看待自己,總是包括幾個層面:故事經歷、理念見解、情感心緒。

我們支持任何人為自己記錄 ─ 撰寫文字、拍攝影音,或任何形式創作。如果因為體力、能力…等原因而無法這麼做,【真識】願意為您代勞。

我們更希望引發對自我人生的意識與志願,去思考自己的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故事,要懷抱什麼樣的理念,要引發人們什麼樣的情感。希望【真識】不只是一個記錄者,更可以成為軍師與策略提供者的角色。

因此【真識】的服務,包括各種幫助個人/企業/組織自我傳達,被真誠認識的服務。形式包括撰寫、影音、網站、命名。

【真識】將要做的,不只是為客戶回答「如何記載」,更要回答「如何傳達」。而在回答「要如何表述自我」之時,就會討論到更有意義與價值的問題:「實際上 – 要做什麼樣的自我?」

只有表裡如一,只有內在充實與豐盈,表述才會動人有力量。

和人談起【真識】的服務,有人會說,這是不是個公關服務?確實有類似之處。有人說是不是「寫手」?某部分也許是重疊的。但都不盡然對。

我帶著一個方向感在經營【真識】,這是一個服務沒錯,但也並不是聽任,因為對方要傳達什麼,就傳達什麼 ─ 這不見得有最好的效果。沒有實體,就不會有好的傳達。我們總要討論,什麼是有價值的實體,包括當事人,以及傳達的信息主題。

如果沒有真正有價值的主題,就應該創造經營,而不是包裝與虛構。

特別寫幾類【真識】爭取服務的對象 ─

  1. 藝術家:有一部分藝術家,討論的不只是技藝,更包括意義。我希望與他們合作,如何用藝術創作與展活與社會對話意義。

  2. 政治人物:也許仍有一部分政治人物,真心想要將這個社會帶往某個方向,希望帶來某些進步,有意願展現某種風格,我們希望與這樣的政治人物合作。

  3. 心懷理念的事業創辦人:一部分事業創辦人,「不只是」為了金錢收益而創辦事業,更是希望客戶、環境、社會、事業伙伴…能夠分享金錢收益之外的美好。我們希望這樣的事業人,他們的見解與行為能被更多人理解。

  4. 各領域的領導者 :有些人成為領導者不只追求地位與權力,他們希望的是服務,讓一個組織、群體、社團能夠達到一個不一樣的境界。我們希望成為他們的助力。

發佈於

【真識】公眾回饋計畫

計畫因由

這幾年來有一個感慨:我們社會中的言論,愈來愈高比例是指責、謾罵、嘲諷,包括政治敵對勢力間的爭鬥,也包括大眾對出軌的明星或是放假料的企業的怒吼。這類的訊息,愈來愈高的比例在佔用我們的言論空間。

當這樣的言論充塞,常給人們這樣的影響:反正人人一樣爛,這個社會很爛,我跟著爛,也是正常;何必為善、何必堅持?

正面言論存在嗎?也有,但通常是推銷產品的廣告,或是營銷考量下的公關造勢;但無論包裝再怎麼機巧,我們都嗅得出來其中的人造氣味。

有時問身旁的人:你有沒有敬佩的人?想個答案總是這麼困難,而且幾乎總是在遙遠的時空之外。

難道我們身旁沒有了不起、有貢獻、值得紀念與感謝的人嗎?我極為肯定:有的,只是我們忽略了。


目標與構想

我覺得一種渴,想要看到一種東西:誠實的推崇 — 不為獲利,不為銷售,不為品牌,不為選票,只因為肯定某些人的行為、貢獻、心靈,因而紀念他們、感謝他們。

值得紀念與感謝的,不必是從未犯錯的聖人,不必是改變世界的偉人。每一個人都是普通人,我們所需要欽慕與借鏡的,也就是另一個普通人,在普通人的困局與限制、普通人的害怕與艱難之中,咬緊牙關、殫智竭力地達成了些什麼。

成立【真識】團隊的最終目標,就是希望與這個社會一起紀念與感恩對我們重要的人,推廣流傳值珍貴的洞見與經驗。我們希望,這樣的目標不僅在家庭層次、企業層次發生,更能在社會層次出現。因此,【真識】從現在開始執行「公眾回饋計畫」。


執行方式

未來,【真識】將每月一次,找一位身旁社會中值得推崇與紀念的人,邀請採訪與拍攝。不為收視/點閱率,純粹只為記下他的生平與想法。如果有可能,也拍攝具代表性的人,述說對這位受訪者的回憶與感謝。

在這個計畫中,【真識】拍攝所得的影音,在基本的剪接後製後,將上傳臉書與 YouTube 等平台,作為這個社會共有的資產。

透過這個計畫,我希望為這個世界,向那些努力貢獻過的人致意,聆聽他們的心聲與故事,保留與傳遞他們的心靈,讓未來的人們有機會繼續受到他們的薰陶與影響。

同時,我也希望以此為因由,常常向這個世界拋出這些問題:誰是值得我們感謝的人?誰是值得我們敬重的人?他們做了什麼讓世界更好的事情?希望透過思考這個問題,我們自己也得以引向美好、善良的方向。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背叛、回憶、此生、群體與未來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被)背叛」

  • 您曾經被信任的人、重視愛護的人,用任何形式背叛嗎?

  • 您曾經被相信的義理、追尋的理想、所服務的團體所背叛嗎?

  • 是否曾經有,您為了堅持理念,不認同旁人,被視為背叛?

  • 您是否曾經在不同的責任、不同的價值當中艱難地取捨掙扎,最後得放棄其中一方?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回憶」

  • 在過往人生中,哪個階段,您覺得自己是最幸福、最愉快的?

  • 在過往的人生中,有沒有曾經在哪件很有意義的事情上投入很多心力,最後卻可惜沒有顯著的成果?

  • 在您的人生中,有沒有覺悟、成長的重要時刻,是您後來常常想起的?

  • 有沒有哪些人,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但讓您常常感念的?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群體與未來」

  • 請問您認為自己屬於哪個群體,或至少關心哪個群體?(無論專業的、文化的、歷史的、特質的、愛好的)

  • 請問您所屬、所關心的群體,在過去這一段時間,有沒有遭遇什麼樣的困局與嚴峻課題?

  • 在事業上、生活上,您曾做哪些事情,助益您所屬群體茁壯、正向發展、克服困局?

  • 請問您對於所屬、所關心的群體,是否留下什麼恆久的影響,長存的遺產?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不枉此生」

  • 這一生,您在多大程度上實現了自己(或重要的人)對人生的期許?

  • 這一生,您對於自己的責任、期許、使命,多大程度已全力以赴?

  • 您的志業與期待,有沒有任何的傳人、繼承者,讓您的使命繼續往前推進?

  • 您覺得自己的人生精采嗎?豐富嗎?或還有任何未竟的遺憾嗎?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自我、恨、信念、敵人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自己」

  • 您是誰?您會怎麼描述自己?您給自己下標籤註腳,是什麼樣的意義?

  • 您最喜愛自己的哪些方面?人們喜歡您的哪些方面?

  • 這輩子到目前,您最讓自己失望的是什麼樣的事?

  • 這輩子,您所做的事情,最讓自己滿意的是什麼?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恨」

  • 請問這輩子,您曾否恨過什麼樣的人、事、物?為什麼?

  • 對您來說,恨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對您有什麼影響?

  • 對您所恨的人事物,您曾經有什麼樣的行動,進行化解,或是報復?

  • 現在,您仍然恨嗎?您看待(曾經)所恨的事物,想法態度曾否有變化?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信念與原則」

  • 您有沒有一些終生堅持的信念、追尋的原則?若有,是什麼?

  • 您是因為什麼樣的因由而形成這些信念或原則?

  • 這些信念和原則,在人生中,是否曾受到挑戰,是曾有過疑惑?

  • 您在哪些時刻,曾經對您的信念原則有所違背、妥協嗎?

  • 堅持與追求您的信念與原則上,您最感值得自豪的成果是什麼?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敵人」(或換成「對手」)

  • 在您的人生中,您有敵人嗎?您的敵人是誰?他如何成為您的敵人?

  • 您的人生中,和您的敵人直接或間接的交手、互動歷程是如何?

  • 您的敵人,在您的人生中,為您造成哪些正面或負面的影響?

  • 對於您的敵人,您有沒有任何想法想讓他,或是您的知道的?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美好、偉大、價值、生命與死亡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偉大與敬意」

  • 請問您的人生中,認為最偉大且值得尊敬的人是誰,為什麼?

  • 請問在您的身旁,真正接觸過的人之中,有沒有偉大且值得尊敬的人,是誰,為什麼?

  • 您覺得這個時代,我們該如何培養出更多偉大而值得尊敬的人?

  • 您是否曾做過哪些事,向偉大的人致敬,或是讓他人更多理解他們、進而倣效、超越他們?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價值」

  • 有沒有什麼事,您很在乎,但身旁很少人認為那很重要的?

  • 您是否曾經,為了所堅信的價值,和有權力者、和體制中的主流,發生衝突對抗?

  • 在您的人生中,在哪個機會上,您覺得自己的才能與價值得到最大發揮?

  • 有沒有什麼事物,您由衷希望日後的人們,都不要忘卻和失落?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生命/死亡」

  • 您是害怕死亡,或是期待死亡?為什麼?

  • 您希望死亡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什麼時間到來?為什麼?

  • 您認為,死亡是生命的終點嗎?若不是,死亡後有什麼?

  • 在這個人生中,您已經發揮最大的力量與價值嗎?您還有什麼對自我的期許?

  • 若您有一日離開世界,您還會為什麼事情擔憂、遺憾?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深刻/美好」

  • 有沒有任何書籍/詩文,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音樂/歌曲,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電影/影集,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 有沒有任何人的學說/見解,帶給您深刻啟發,或是美好慰藉,您希望人們繼續從中受益的?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使命、事業、羞辱、成就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使命、理想與目標」:

  • 請問您是否有使命、理想,或是目標?那是什麼?

  • 您曾否對自己的使命有所動搖、懷疑、改變?

  • 是什麼樣的歷程、經驗、思考過程,讓您定下這樣的志向?

  • 您為了您的目標投入了什麼樣的努力、付出過什麼樣的代價?

  • 對於這個使命與目標,您是否有同伴,或重要的助力?他們做了什麼樣的貢獻?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羞辱」:

  • 在您的人生中,曾經受到最嚴重的羞辱,是什麼事件?

  • 這個事件對您產生什麼樣的影響?您後來怎麼看待它?

  • 您怎麼對待曾經羞辱您的人?

  •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重回當場,您會有什麼樣的不同反應?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成就」:

  • 您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定義或評價自己是否成功?(或失敗?)

  • 您在哪些方面是成功的人?在哪些方面,覺得自己不夠成功?

  • 在別人的眼中,您是否成功?別人的想法,對您的影響大嗎?

  • 在您餘下的生涯,您計畫做哪些事,繼續促成您的願望或目標?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事業」:

  • 請您描述一下您這一生的事業,您最擅長、投入最多時間的是什麼事情?

  • 投入這分事業的初衷與起因為何?是受了什麼樣的啟發嗎?

  • 對於您的事業,您最擅長的技能、積澱最厚的知識是在哪方面?

  • 為了這分事業,您投入時間與心力做了什麼樣的學習?做了多少打底準備?

  • 這分事業對社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您覺得它的意義何在?

  • 對這分事業,對您在事業上的成果,他人是否有所誤解?您會想對誤解的人說些什麼?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愛、後悔、痛苦、理解/誤解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愛」:

  • 在人生中,滋養您最多的愛,來自誰?他/她為您做了什麼?

  • 除了這個人以外,還有來自誰的愛,曾經很深地感動您?

  • 關於「愛」,您有什麼樣的看法、觀念、見解、實踐方式,是和別人不同的?

  • 您是用什麼樣的方式愛您的家人、朋友、事業同伴、陌生人,甚至社會?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後悔」:

  • 在您的人生中,有沒有哪些事,您沒做,但深深希望當初有做?

  • 在您的人生中,有沒有哪些事,您做了,但後來一直希望當初沒做?

  • 這些後悔的事,對這些事的後悔,對您有什麼影響?

  • 對於這些後悔的事,您後來如何化解、彌補,減少它的影響?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痛苦」:

  • 您的人生有哪些階段、哪些經驗是痛苦的?

  • 在這些痛苦之中,曾有誰、什麼事物幫助過您?

  • 這些痛苦的經驗,帶給您日後什麼樣的影響?

  • 您後來怎麼看待這些痛苦的時光與經驗?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理解/誤解」:

  • 請問您覺得自己是被理解的嗎?最理解您的是誰呢?

  • 您希望誰能理解您?誰對您的不理解/誤解讓您很遺憾?

  • 您的人生中,哪一次被誤解的經驗,讓您最難受、最沉痛?

  • 如果您希望留下一部分的自己,被後人所知道與理解,會是哪個部分?

 

發佈於

【真識】邀請您深談:家人、朋友、感謝、歉咎

每天,我們說這麼多話,聽這麼多話。

其中有多少,是真正對我們人生至關重要的話?

那些對我們至關重要的人事物,那些影響我們至深,我們心中難以忘懷磨滅的記憶,我們可否好好地聆聽,好好地訴說?

因此,【真識】想邀請您深深談談: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家人」:

  • 您覺得自己對家人的付出,多於您應該的付出,或是少於應該的付出?

  • 您覺得家人對您的付出,多於您應該得到的,或是少於應該得到的?

  • 對於您最親近的家人,您可否各說一件最深切,讓您最難忘的回憶?

  • 有沒有哪一件關於家人的往事,若再給您第二次機會,您願說和當時不一樣的話,或做和當時不一樣的事?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朋友」:

  • 在您生命中,有沒有對您照顧、支持、助益極大的朋友?他們為您的人生帶來什麼樣的美景?

  • 您的人生中有沒有哪些錯失、誤解,在遺憾中冷淡了的朋友?若您有機會,想和他們說什麼話?

  • 您喜歡和什麼樣的人交朋友,常和什麼樣的人成為朋友?您希望未來(或過去)可以更多和什麼樣的人成為朋友?

  • 您和朋友一起做過什麼樣很值得紀念、值得自豪的事?您希望未來(或過去)能和朋友一起做些什麼樣的事情?

  • 有沒有哪一件關於朋友的往事,若再給您第二次機會,您願說和當時不一樣的話,或做和當時不一樣的事?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感謝」:

  • 對於哪個在您生活中的人,您願向他表達感謝,為什麼?

  • 對於哪個已經不在生活中的人(遠別、失聯、亡故),您想要向他表達感謝,為什麼?

  • 對於哪個從未在您生活中出現過的人 (古代人,或是在完全不同生活圈的人),您想要向他表達感謝,為什麼?

  • 您覺得我們這個時代,這個世界,該給予什麼樣的人更多的感謝?


邀請您深深地談談「歉咎」:

  • 您是否對於任何對象 (也許是人,也許不是人) 感到歉咎?為什麼?

  • 對於心中懷有歉咎的人,您是否曾經做些彌補?

  • 是否有人對您懷有很深的歉咎?若有機會,您希望告訴他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