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羅馬拼音中文名字,有什麼利弊?

  在一個國際化的世界,總會要和不懂中文的人溝通。取一個英文名字,其實有種種易被忽略的考量,在前文之中已經說了。即然希望取英文名字這麼麻煩,是否用中文音譯拉丁拼音,是個好解方?

    

  其實在國際社會中,不刻意另取英文名字已是常態。去美國尖端大學,各國菁英學生的名字,你不太可能看到日本人管自己叫James、韓國人管自己叫 Steve、伊朗人管自己叫 Sarah。如果一位泰國人名叫 Thirachai Phuvanatnaranubala,他可能讓朋友們叫他 Phuvanat,而不是叫他 John。

    

  依某個民族的語言或文化習慣取名字,其實是表示將自己認同為這個群體的一分子,或至少是懷有相當大的崇敬與喜愛。在取一個配合英美文化的名字前,其實要問:自己有在身分、文化上認同自己是英美的一部分嗎?如果不是,為什麼要取英文名字,而不取日文、土耳其文名字?

  

  在我讀芝加哥大學的時候,大部分的台灣學生已經都以中文音譯拉丁拼音在校內生活。例如我就要大家叫我 Yu Cheng.

  

  很多年下來,我慢慢也覺得這件事並不是很好。怎麼說呢?

  

  首先,在發音上,或是記憶上,要各地外國人發中文音,實在很為難他們,更難記憶。僅僅是要建立友誼關係,困難發音與記憶的名字就是一道門檻。易地而處,如果一個泰國朋友總是要我叫他 Thirachai Phuvanatnaranubala,我真的可能會在派對上稍微避免和他交談。

  

  尤其,成人之後我們很有可能在踏進世界場域的時候是懷抱著某種事業目標,希望快速和外國人互相認識,甚至長期被記得,成為(潛在的)合作對象,我們當然要避免對方不斷問 Say it again? 也要減少對方每次見面說 Sorry, how to pronounce your name again? 當別人要把我們介紹給他的長官、同事的時候,我們最好幫忙他們避免舌頭打結。

  

  第二,也是務實而言,中文是一個建立在字形上的語言。也就是說,宇程不是  Yu Cheng。當別人管我叫 Yu Cheng 的時候,其實中文裡的意涵也完全無法保存,無論發音或書寫上都沒什麼美感可言。甚至是懂中文的人,聽見或看見 Yu Cheng 這個名字,可能也很難還原成「宇程」這兩個中文字。

  

  堅持一個稱呼方式,給別人和自己帶也麻煩,沒有給任何人帶來好處。這很難說是一個好的選項。

  

  有沒有更好的選項呢?我覺得有,而且也有不少人在使用。我稱這個選項叫「世界名字」– 用來和全世界互動的名字。

Posted on

給兒女取什麼英文名字,看似小事,請別大意

  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很多事情都要依照全球化的格局加以考量 — 不僅金融體制,不僅貿易政策,可能包括名字。這是我們年輕一代以及我們的下一代需要認真考量的。因為,愈來愈有可能,我們會需要和不懂中文的人來往互動,會需要他們記得我們的名字。外文名字,也許是每個孩子全球化教育的第一課。

  在我五年級的時候上開始英文補習班,第一堂課老師望了我一眼,朝紙卡上寫下了我的英文名字,只花三秒鐘。這個名字,後來對我真的沒有意義,也就沒再用。

  在我赴美讀書前,開始思考及認同自己的文化背景,於是後來許多年,都用自己中文名字的發音直接當了英文名字。

  用過普通「英文名字」,也用過中文音譯名字,我發現兩者各有缺陷和困難。我們的兒女未來都有可能經營跨國跨文化的事業(例如學者、創業者、設計師),這個世界如何稱呼他們,這件事很重要。

  大部分台灣人,把用英文字母拼成的名字,都叫英文名字,然而其中有許多學問。略有所知,稍稍說明一些常見的問題如下:

一、太常見英文界的菜市場名

  台灣有多少人叫 James, Mary, Jennifer, Tom, Cindy, Judy, Sam…?可能數不清。如果你不介意菜市場名,例如家豪、淑慧,那這也沒什麼關係。但若你在意,取英文名字前可以多想想。

二、常用到正式名字的暱稱簡寫

  許多人不見得知道,Bill 和 Will 都是 William 這個名字的簡稱。所以例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他正式名字是 William Clinton。同理 Cathy 是 Catherine 的縮寫,Tim 是 Timothy 的縮寫,Larry 是 Lawrence 的縮寫。台灣許多人只用縮寫的那個形式當名字,甚至用在很正式的場合,其實西方人有時心裡會自語:此人對自己的名字有所不知啊…。

三、用不該當名字的英文字當名字

  我參加一些場合,看不少台灣人的英文名字,有時覺得會想笑。我親眼見有人取了 Ready, Gogo, Flower… 當作名字。這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呢?雖然說是見仁見智,但舉個例子,若有人取中文名字為:吳跑步、林加油,你覺得妥當嗎?更不用說,我讀過有人寫到,某些字是英美妓女的常見名字,這件事請恕我不知詳情,女生似乎得格外小心。

四、用特殊國家民族的常見名字當英文名字

   台灣人最常搞不清楚的是,用英文字母,A 到 Z 拼出來的名字,不見得就是「英文」名字。整個歐美都用拉丁字母,包括英文,連東歐慣用的希臘字母也有固定的拉丁對應,但用拉丁字母拼成的名字,不見得就是英文名字。

  英文名字,乃是英國當地人常見的名字,例如 John。Igor 乃是典型的俄國名字,Patrick 則是愛爾蘭名字。提個有趣的吧,我們所知的這個「約翰」,是基督教中的使徒之一,他的名字在歐洲各語種中常常使用,但發音不同,翻成中文有時看不出來。在英文中是 John ,在西班牙文是 Juan (讀為「璜」),在義大利文是 Giovanni,在法文是 Jean (發音常譯為「尚」),在斯拉夫語系(例如俄國) 叫做 Ivan,在德文是 Johann — 都是用來叫同一個使徒的名字。[註]

   所以,如果無端地取了一個名字 Giovanni,看起來很別致,去歐美就很可能會被問:你和義大利有什麼關係?這有點像是,「金正日」,「阮文紹」、「森喜朗」這些名字,都是中國字,比較敏銳的人會猜,這三個人可能分別是韓國人、越南人、日本人。

  取英文名字有這麼多考究,直接將中文英譯,是否是好解答呢?我們下文分解。

註:其實,理查.史特勞斯的音樂詩《唐璜》,以及莫札特的歌劇《唐喬凡尼》都是出自同一個人的傳奇故事,Don 是南歐對男士的敬稱,類似 Sir 或 Mr. 。這兩齣劇,用直白一點的方式可以譯為:約翰先生。又,悲慘世界裡的主角:尚萬強,其名字即是 Jean,也是法國的「菜市場名」。